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征宇的BLOG

一个硬币总有不同的两面。

 
 
 

日志

 
 

讨厌《红楼梦》、程甲本、红学只是浑水  

2012-03-17 12:28:20|  分类: 人文和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http://www.hlmbbs.com/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221&extra=page%3D1

受西方近现代文化的影响,我越来越清醒地发现,红楼梦的艺术水平可能是好的,但其人文价值是落后的,至多是处在萌芽状态,里面的人物,更是一个比一个可恶、充满了病态。真的,很讨厌《红楼梦》!

《红楼梦》的思想主题是病态的,腐朽的,落后的,消极的。《红楼梦》对应的就是中国文化和中国政治制度。

《红楼梦》对中国文化不是要改造,而最多只是明末清初思想家那样的儒学内部的批判,所以没有也不可能提出未来的道路,因为它是封闭的。它跟西方近代文学作品相比,就像明末清初思想家跟西方近代思想家相比,对人的思想的振奋和改造,相差了几条街。我知道,梁漱溟以来的现代新儒家们、文化保守主义者们要跟我急了!

终于懂了,《红楼梦》最伟大在何处?没有先进的思想,就不配称其为伟大。《红楼梦》就像是一个中华文化的垃圾桶,代表了中国近代如何也走不出去的一个迷局,一种彷徨……

四书五经,伟大在何处?看看中国是如何被整死,至少是被整成一个僵尸的,你就懂了。

《红楼梦》是号称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小说,通过艺术的文本,看看中国是如何被整死,至少是被整成一个僵尸的,你就懂了。

难怪,鲁迅说,多读外国书,少读或不读中国古书,就是这个意思了。

我喜欢中国古代那些短小而纯粹的诗、词、文,带有普世价值的情感,但不喜欢中国思想,觉得真可恶。
既然我有点厌恶红楼梦,那对“红学”就更感厌恶了!

《红楼梦》号称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小说,实际上……
实际上,外国人并不买账,按小说的标准,这个“最伟大”是要大打折扣的,《红楼梦》里面含有非常多的非小说的成份。曹雪芹的地位比不上罗贯中。
“最伟大”,实际上只是中国人的意淫,特别是周汝昌、冯其庸的意淫。

在国外的权威的中国文学史里面,《红楼梦》的地位似乎就是如此。
从文学、美学、哲学角度看,外国人似乎并不买账,认为《红楼梦》作为小说,是很初级的东西。这种观点详见美国查尔斯·默里《文明的解析——人类的艺术与科学成就(公元前800-1950年)》一书。
也许,是我们自己在搞造神运动?

别人也没有用“现代标准”来衡量中国古代小说,应该是说用的是“西方标准”吧。
我们对小说的“西方标准”可能有异议吧。
该书作者对《红楼梦》和曹寻芹的评价,引用的资料是中国自己写的中国古代文学史,然后翻译成英文的。注意,这些中国文学史都是早前撰写的,可见,在1949年以前,《红楼梦》的地位是并不高的,特别是鲁迅时代。把《红楼梦》的地位拨高是1949年以后某些人所为,其中有政治人物,也有文人的功劳。

呵呵 喜欢就看呗 不喜欢就不看呗 其实中华文化的精髓不是在小说的

中华文化的精髓,在散文,在诗词。

总的来说中国传统中不好的东西咱们都传承了,比如宗法社会拉关系搞内斗,从晚唐开始我们一直在保留,比如小农的无组织无纪律我们一直在发扬光大,再比如明清开始的八股文,我朝更是达到新的最空洞最无聊的境介,千里做官就为钱的准则我们也找回来了,再比如培养奴才用的儒学也在复兴中,送"礼"的传统传承了,“买官卖官”的习惯从汉开始咱们也没忘记,“仁”呀对越南呀美国呀印尼呀都一视同仁了。
总的来说中国传统中好的东西咱们都抛弃了以和国际接轨,“情义”就不谈了,变“情人”了,“忠诚”只对商品经济也就是钱了,“勇”字变成内心一直在抵抗了,“信”字为了钱早忘记了,
其实看我朝和明清五百来年,社会改变并不大,整体还是传承的,哈哈不是吗?

为何是如此?为何中国传统中好的东西,总是战胜不了消极的东西?

你要认真回答这个问题。

1840年鸦片战争至今近一百七十年,五四运动也九十年,希望中国的老先生与西方的德先生、赛先生能够完美的沟通结合,为中华民族的复兴保驾护航!

中国老先生的积极面有没有?

如果没有,你说的就是一个伪命题。

如果有,又是什么?能够概括出来,救世救民吗?

《红楼梦》里面,看到的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腐朽气息,这是由于中国文化里政治伦理落后造成的。里面的创新,只在大观园里有一点点,但被黑暗所包围所淹没。并且,大观园里的这点青春气息,又都是些什么值得夸耀的货色?有人称《红楼梦》是中国传统文化完美的体现,我则认为《红楼梦》是中国文化的最后一曲挽歌。

hmlcwz:
其实,《红楼梦》也没有多少了不起的,也就是艺术成就还可以。跟一些对历史有重大影响的西方作品相比,《红楼梦》对社会发展确实没有多少作用。看看西方文艺复兴时的大量文学作品吧,再看看美国建国时的大量文献吧,与那些对人类文化有着巨大贡献的作品相比,《红楼梦》确实没有对中国社会有多少实际的贡献。
当然,对于西方文化的介绍,由于中国文化的影响并不能深入介绍,敏感词太多了,发不出去。
中国文化中糟粕居多,这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文化倡导的是奴性、勾心斗角、无人道、无人性、无理性,难道在社会中还没有享受够吗?
其实,《红楼梦》把中国文化反映的是最到位的,在这种文化之下,贾宝玉、林黛玉之类的人物都无法生存,无论如何也不能说传统文化是优秀的。

关于红楼梦旨义思想的研究历来众说纷纭,鲁迅定义为“人情小说” ,脂砚斋《凡例》评:此书只是着意于闺中,故叙闺中之事切,略涉于外事者则简。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红楼梦》一书与喜剧相反,彻头彻尾之悲剧也。胡适《红楼梦考证》:《红楼梦》这部书是曹雪芹的自叙传。蔡元培《红楼梦索隐》:揭清之失,悼明之亡。当代阴阳易辨派创始人高煜翔评价该书:“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不知身后事。”

毛泽东、舒芜、周汝昌等人的评价……

胡适是开近代曹雪芹和《红楼梦》研究之先河者,但他本人对曹氏及其作品的评价并不很高。他认为:“如果拿曹雪芹和吴敬梓二人做一个比较,我觉得曹雪芹的思想很平凡,而吴敬梓的思想则是超过当时的时代,有着强烈的反抗意识。”他还在给高阳的信上说:“《红楼梦》在思想见地上比不上《儒林外史》,在文学技术上比不上《海上花》、《老残游记》。”而他之所以考证《红楼梦》,只是为了打破王梦阮、徐柳泉、蔡元培为代表的“索隐派”对《红楼梦》的穿凿附会;要证明红楼梦不过是曹雪芹一家的私事而已;他最终目的就是“要教人疑而后信、考而后信、有充分证据而后信”的“思想学问的方法”。

我认同胡适的观点,不要被一些人的言论,甚至是今天的主流言论所迷惑了。

2

乾隆五十六年辛亥(1971年),萃文书屋程伟元、高鹗以木活字印行了《红楼梦》,这就是“程甲本”,它是《红楼梦》在曹雪芹去逝30年后的第一个刊印本。从客观上来说,程伟元、高鹗具有充分搜集《红楼梦》各种早期抄本的最为优越的条件,因为他们距离曹雪芹去逝的时间最近,所以他们在从事《红楼梦》的整理出版工作的时候,能够看到各种版本的《石头记》抄本,而这恰恰正是我们今天的校勘者所不能企及的。至于整理的结果是否接近曹雪芹的原作,则又要看整理者的思想态度如何了。这就像今天电脑城里各种盗版的Winodws XP 系统光盘,里面的内容绝大多是被电脑高手们修改过的,五花八门,有许多人喜欢别人添加了各种最新补丁和实用程序的Ghost版XP,你如果想要一个纯净的XP安装版,还真很困难。你选择什么样内容的光盘,喜欢安装什么样的系统,就看你的眼光了。

程高二人代表了官方的主流意识形态,当然要对脂本动手脚的。但是程甲本的印行,首先使《红楼梦》不再遭受任人窜改的命运,从而保证了《红楼梦》文本的稳定性。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没有程甲本的出现,《红楼梦》可能被人改得更加面目全非(程甲本里面的窜改,不一定是程高二人做的,因为这种增删改动在之前的抄本里就已经多少存在了,而程甲本第一次刊印之后的第二年(据说前后不到七十天),程高二人对程甲本仍然继续作了一些明显的增删改动,即“程乙本”)。

第二,在民间,受欢迎的始终还是一百二十回的程甲本,因为它使《红楼梦》故事总算有了个差强人意的交待,是“完整”的《红楼梦》。而后面那个来历不明、饱受争议的四十回,首先就是在程甲本里出现的。
第三,原来只有八十回的抄本,只能在文人中小范围流传,而程甲本的大量复制,使这部名著在社会百姓当中从此有了广泛的流传。
当然,脂评本是具有极大的民主性和批判性的,经程甲本和程乙本的窜改,原来那种可贵而又精彩的光辉思想,变得越来越黯淡,从而越来越符合封建统治了。语言也变得更加白话,语言显得罗嗦浅显,失去了原有的味道,让人无法忍受。

俞平伯:“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千秋功过,难于辞达”。
程甲是历史上第一个刊印本,其价值比后起版本要真实得多,我尊重历史。
程甲本的地位当然不容抹杀,但它的文本质量,文化内涵,明显比不上脂本。
脂本里有明显的大汉族主义。 程本对尤三姐“淫奔”的改动,不好看。程甲本的许多删改,失去了脂本的非常内涵,不应该。


3

就我读《红楼梦》的感受来看,当然脂本更好看,文本质量更高。

伪造者没有这个本事做得如此之好。
“程前脂后”,是一个伪命题。
拿程甲本来说事,确实是“新新红学”的最好切入点。所以,近些年来,这样的例子很多,令人大跌眼镜。

除了周汝昌老先生的出名方法,就不说了。欧阳健(还有曲沐、陈林等人)的“程前脂后说”和戴不凡的“作者曹頫说”(这点错了),算是更文雅的出名方法,都是企图对主流观点提出绝对是挑战性和颠覆性的观点,达到自我炒作目的,抬高身价,留名青史。
这就是“红学”,我终于记得这些人了。

戴不凡的文章刊载于《北方论丛》1979年第一期,长四万余字,主要论点是,曹雪芹不是《红楼梦》的‘一手创纂’或‘创始意义’的作者,他是在‘石兄’的《风月宝鉴》旧稿的基础上,巧手新裁,改作成书的。总之,曹雪芹只是小说的‘改作者’。”
由于戴不凡先生拿不出“石兄”的有力证据来,反对他的观点的文章很多。“尽管如此,戴不凡的关于曹雪芹的著作权的一组文章,在学术上却不能说无足轻重,恰恰相反,他提出了许多考证派红学考而未决、证而不清的问题,进一步说明《红楼梦》的成书过程仍是一个未解之谜。他的猜想很可能是有道理的,只嫌证据不足。对于红学来说,这已经足以引起人们的兴趣。”
呵呵,戴不凡讲《红楼梦》的作者是“石兄”,看来陈林比戴不凡走得更远了。
资料
《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渊。曹雪芹是曹渊的丰润本家幼弟,是《红楼梦》的再创者。(杨向奎《关于“红楼梦”作者研究的新进展》1994年3月9日《中国文化报》)
1994年1月8日《文艺报》同时发表王家惠《曹渊即曹颜——曹寅曾过继曹@⑦之子》、周汝昌《王文读后》、刘润为《曹渊:〈红楼〉的原始作者》等三篇文章。1994年3月9日《中国文化报》以显著地位发表杨向奎《关于〈红楼梦〉作者研究的新进展》。四篇文章前后呼应,在“丰润曹”中重新给《红楼梦》找了一个作者曹渊,从而又一次剥夺了曹雪芹的著作权。这样引发了第二次关于《红楼梦》著作权的争论。
以上是我用“中国文化报”和“《红楼梦》作者”两个关键词,在百度上搜索的结果。

2010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新版署名“曹雪芹著,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更加严谨客观。

红学被认为是显学,但是红学也是浑水,所以我的红学只限于《红楼梦》基本的文学常识,能看到什么就是什么。每个人都可以按自己的想法来校注自己的《红楼梦》。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