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征宇的BLOG

一个硬币总有不同的两面。

 
 
 

日志

 
 

【转载】郎遥远:哈工大教授为何仇视“文史哲”  

2012-06-27 11:29:19|  分类: 人文和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郎遥远也太会较真了,也许这位美籍哈工大教授所说的“文史哲”与你郎遥远所说的“文史哲”,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两个人鸡同鸭讲。真的,哈工大教授所说的这种“文史哲”,不要也罢!

 ***********************

高招季节,一个网名“太蔟”的哈工大教授突然走红网络。针对一位女生坚持报考北大历史系的做法,他发微薄评论:“一个文科傻妞就此诞生。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面对质疑,他声称“哲学能提高人的境界和精神,酒精和汽车轮胎也能”,“文史哲是文不聪的渊薮,将贻害社会”。(中国新闻网)

哈工大是跻身C9联盟的国内名校。网名“太蔟”的孙文俊,是哈工大管理学院美籍硕导教授、生物物理学博士。一个名校教授,曾留美多年,怀揣美国绿卡,饱受现代文明浸润,为何如此痛恨“文史哲”,到了“自作孽,不可活”的仇视程度呢?

其一,“学术秀”刮的风。

一段时期以来,以反智、反文化、反常识的姿态,进行自我炒作的学者屡见不鲜。这些“学术秀”用肤浅的、浮躁的目光和态度去对待学术创新,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就轻易“建构体系”,任意“创立新说”,而且观点“越来越新”,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勇气,提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观点。从“关公好色”到“诸葛亮是中国历史上最虚伪的男人”,再到“雍正皇帝是被曹雪芹毒杀的”,更有人研究柳下惠的坐怀不乱是因为有性障碍,有人发现大禹“三过家门不入”是因为有了婚外情。五花八门的荒诞和荒谬,令人叹为观止。一些学者心浮气躁,急功近利,不愿坐冷板凳,不愿作冷思考,不愿搞真研究,不愿求真学问。那里热闹就往那里凑,那有名利就往那里钻。学术功利化、媚俗化、娱乐化愈演愈烈,写文章,上电视,常常信口雌黄,出语嚣张,惯于喷粪,目的无非是吸引更多眼球,获取世俗名利。孙教授悖离常识,抛弃理性,强悍地对“文史哲”耍了一次流氓,践踏学术道德底线,不也沾染了“学术秀”哗众取宠的习气吗?

其二,“科学教”中的毒。

孙教授自诩“科学主义者,强无神论者,对哲学持批判态度,希望在中国建立科学文化,即用科学审视中国传统文化,将自由和民主建立在科学之上。”孙教授的观点并不新鲜,更非独创,其实就是极端化的“科学主义”,也叫“唯科学主义”。关于唯科学主义(Scientism)或科学主义的讨论,在中国已有百年,前几年又曾成为话题。唯科学主义在国外是一个贬义词,是对那种把自然科学看做文化中价值最高部分的主张的一种贬称。而有趣的是,留美归来的孙教授却当做一个美称来加以提倡。试问,自然科学发明了武器弹药,能保障世界和平吗?自然科学能发明细菌,能避免不用于细菌战吗?自然科学能发明汽车,能杜绝酒驾吗?自然科学能盖起高楼大厦,能消除强拆吗?自然科学能医治伤痛,能调解医患纠纷吗?显而易见,科学主义走向极端,就走向荒谬,成了笑话。迷信“科学主义”到了“科学教”的地步,本身就已经丧失了科学精神。

著名学者范岱年在《唯科学主义在中国——历史的回顾与批判》中,做了具有灼见的系统阐述。他深刻指出,中国在工业、农业、科学技术和国防现代化方面已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正在和平崛起。但在政治体制改革、价值观念、伦理道德建设方面还有十分艰巨的任务。现在提出“以人为本”,建立“和谐社会”,“关心弱势群体”,是一巨大进步,也是对唯科学主义的有力批判。

其三,“反智化”变的种。

反智主义有两种:一是对于智性、知识的反对或怀疑,认为智性或知识对于人生有害而无益。另一种则是对于知识分子的怀疑和鄙视。而孙教授的“文史哲贻害社会”论,是一种选择性的反智,堪称是反智的变种思维。极端的、变种的反智主义,实质是披着“科学”外衣的文化专制,离“灭智主义”并不太远。

回溯历史,崇智和反智从来是并行不悖的两条思想路径,尊崇知识的思想观念虽然是主流,而且也支撑了华夏数千年的悠久文明,但是,反智主义的阴影却不时浮现于世,酿成了“焚书坑儒”、“文化大革命”等的人间惨剧,其代价之重足,令后人扼腕。当下中国反智成为时髦,透过迷雾往深处看,权贵体制、反智的精英主义和民粹,其实是连体怪胎。

其四、“偏执狂”犯的病。

孙教授微博有番自我表扬的介绍:“贯通文理,融会古今,博采中外……”。网友感叹,头四个字“贯通文理”,文科既然那么无用,你贯通个屁啊!这不是自打耳光而且还不知道疼吗?

孙教授有篇自鸣得意的博文《不再需要哲学的年代》,写道:“哲学刺激一下人们的文学艺术想像,还是有一定的娱乐价值的。如果哲学还勉力为之,试图左右或干扰科学的发展,那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如宗教一样,哲学到了今天,基本成了科学发展的绊脚石。”此言虽有思辨,但过于主观武断,难免有偏执之嫌。

如果把哲学当饭吃,的确对很多人没用。如果想寻求真理,哲学不但有用,而且必不可少。只要人需要思考,哲学就一天也不能放进博物馆。哲学促进了人类思维的高度、深度和广度,因而促进了科学发展。与科学相比,哲学更像是一个先驱者,正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哲学总是为科学发现新的大陆、新的方向。没有科学,哲学家没法走得稳。但科学的瓶颈需要哲学去打破,仰望星空的旅者终究会风尘仆仆地回归带来新世界的信息与希望。柏拉图说:惊奇是哲学家的标志,是哲学的开端。爱因斯坦说:哲学显然是全部科学之母。蔡元培说:哲学之思想,与科学及哲学相随焉。

科学是把双刃剑,带来的利益有多大,破坏就有多大。科学的进步,也常常以自然的报复为代价。核扩散、生态危机、资源环境问题,这些都已成为现代人生存危机。而哲学,是人类科学活动的创可贴。哲学大师冯友兰说:“哲学不能增进人们对于实际的知识,但能提高人的精神境界。人的精神境界可能有四种: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天地境界最高,非经过哲学这条路不可。”天地境界是什么?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

“为天地立心”的宋代哲学家张载,把辩证法规律归纳为四句话:“有像斯有对,对必反其为;有反斯有仇,仇必和而解”,体现了“和而不同”的包容智慧。而崇尚科学精神的孙教授,对待哲学,缺失“仇必和而解”的科学精神和人文情怀,可窥见的,只是“仇必仇到底”的文革偏执。没有哲学的世界,就是无理性思维的世界,和动物世界一样。倘真如此,教授也就成“叫兽”了。

其五,“势利眼”趋的势。

中国大学言必称“建成世界一流大学”,可几十年过去了,真正的“一流大学”还是没能出现。当大学成为官场、商场、欢场与名利场,大学的人文、创新、怀疑、思想、独立等软实力就日益丧失了。学术研究开始与“金钱”挂钩,国家每年设置各种基金项目,供广大教师申报争抢。所谓的研究成果,绝大部分都是一些重复性、拼凑性的东西,真正具有独创性的寥寥无几。学术研究原本讲究的是一个体悟过程,没有一个十年八年的工夫,不可能对某个研究课题有真正深入的认识。急功近利,造就了大量学术垃圾。

与市场经济相对边缘的学科,如被冷落的宫女。尤其是哲学,面临着人类第四次哲学的生存危机,哲学家面临着能否生存的问题。当今市场经济的社会不存在一个哲学的职业,即使有,也只是意识形态的传声筒,不再是自由自在的哲学了。哲学家不依附于意识形态就不能生存,依附于意识形态就不能成为真正的哲学家。市场经济逼仄了哲学生存的余地,党性原则又掐住了哲学发展的脖子。

一个冷落哲学的民族,不会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一个金钱至上的国度,也不会是一个令人仰望的国度。撒切尔夫人对社会主义中国断言:“一个只能出口电视机,而不是思想观念的国家,成不了世界大国”。被权钱侵蚀而丧失的大学精神、虚假繁荣背后潜藏的人文危机、大学扩招大跃进的浮肿浮躁、教育者对道义和真理的疏离弃守,都归结到一个哲学命题:我们的大学把人作为手段,还是目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