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征宇的BLOG

一个硬币总有不同的两面。

 
 
 

日志

 
 

[笔记]民主、科学、逻辑、浩瀚的文献和中国世界遗产名录:一个方法论  

2014-01-18 22:22:20|  分类: 人文和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余英时《人文与民主》自序中说,作者要针对五四以来“科学与民主”的口号而提出一种异议,但是知识领袖们崇拜科学有时过甚,竟走上了科学主义的极端,这在所谓“科学人生观”的争论上表现得最清楚,科学主义的心态使他们忽视了人文修养对于民主社会的建立所可能做出一贡献。大陆过去社会上曾经流传这样一句口号:“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作者书中并不否认科学的价值,但认为民主所需要的精神基础绝不能仅限于科学。

要而言之,从20世纪初至今日的中国历史,实际上体现了中国文化所正缺乏的就是民主制度和科学精神。当科学变成了工具,科学精神也就变得可有可无了。什么是科学精神,理性、怀疑、独立、争论等。

其实,在中国文化里面,除了缺少民主和科学之外,尚缺乏逻辑精神。在目前社会生活中,除了需要“德先生”和“赛先生”,我们更需要分析理性,更需要“逻先生”。

宋怀常:中国人思维的逻辑缺陷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494.html

逻辑,指的是思维的规律和规则,是对思维过程的抽象。逻辑学是研究思维规律的学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它列为7门基础学科中的第二门(1974年),仅次于数学,《大英百科全书》把它列为5门基础学科之一,可见逻辑学的重要性。逻辑能够对人的思维起到规范作用,让人的思维更加全面、深刻和理性,对世界的认识更加正确,对问题的处理也会更加合适。

(说到逻辑学,免不了引起争论。后面有个评论很有意思,体现了明显的文化保守主义,对西方、对马列、对中共,竟是全然不顾。全引如下。

少来了,怎品出鲁迅的味来,这个典型的宣扬“种族劣根劣等论”者,且在日俄殖民入侵之战争时期!这个环境,鲁迅们(左翼文联文客群体)的这种宣传,只有日俄殖民者最卖力(殖民者们同时又自宣扬其本族最优等)!这就是了,已内心深处自认同为殖民者一伙了,也就只自己除外了;也就不怪了,很自然真情地无障碍地表达了心声:“誓死保卫莫斯科”。“逻辑”是音译名,都百年了,还音译名,“逻辑学、语言学”专家们也没羞没臊的多啊。“推演”就是了,还LO…K…呢;哲学与推演,嗯,欧洲可是连生命之最终目标都未探寻明!中医药学,一字错则生与死;推演在其内,哲学是小儿科!还概念呢,定义呢,免费告诉你,正名而已,正名者,名实相应也。必也正名!你说的中国人,也是近代被苏俄化的中国人,且是已被去中国传统思维之欧心华人!今,确实乱名甚,名实各异。此得怨五四鲁迅兄弟、李大钊……、胡适这类曾有高名之文赖,灭文言文、灭传统白话文之“盖天大功”!你应听过巴比伦塔,也名通天塔;圣经言,上帝大恐,故变乱人类语言,而使之建不成。本已乱名之“新汉语”,加错乱之苏俄鬼话语境,加错乱之苏俄思维,这就是变乱语言;乱名而思想乱,众所言自是常见名实各异:你所说的现今之“概念”混乱。拜欧洲苏俄之所赐,俄国一声炮响,给中国带来了……邪恶。)

刘叶涛 刘东:“钱学森之问”的逻辑省思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007-1.html

我国已进入构建以民主法治为首要要素的和谐社会的关键时期,处于这一新的“拐点”,大量失序、失范、失调的现象与问题不断涌现,各种政策、制度在不断调整、变化。这样一个“大变革、大发展、大转型的时代,同时也正处于一个呼吁社会理性归位和逻辑理性规约的时代”。

生活在这样一个转型时代的人,如果不能得到分析理性或逻辑理性的应有制约,便极易在冯契先生所形容的“相对主义与虚无主义”和“经学独断论与权威主义”这样两个极端之间不停地摆荡,而无能把握“中道”。正如弗洛姆在《逃避自由》中所昭示的:没有规则的制约,任何自由便只能是虚假的和令人生畏的。而逻辑作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之理,正是为人类提供共识性规则体系的学科,我们对规则的尊重与对论证的推崇也正是可以通过这样一套规则的训练获得的。

关于逻辑学对社会发展的功效,美国著名逻辑学教育家柯匹在其享誉世界的逻辑学教材《逻辑学导论》的前言部分言道:“无论在科学研究中,在政治生活中,还是在个人生活管理方面,我们都需要运用逻辑以达至可靠的结论。学习逻辑学,可以帮助我们确认好的论证以及它们为什么好,亦可帮助我们确认坏的论证以及它们为什么坏。没有什么研究会有比之更广大的用途。”与之相呼应,殷海光先生也曾严密地论证:“我国要富国强兵必须发展工业; 我国要发展工业必须研究科学; 必须在文化价值上注重认知特征;我国在文化价值上要注重认知特征,最必须而又直截的途径之一就是规规矩矩地学习逻辑。”还有学者指出:“全球化使得传统的中华文化正在拥抱两个新世界,一个是现代科学技术,另一个是法制社会和法制精神。溶入这两个世界需要实证精神和逻辑精神,需要分析理性。”如果说逻辑学与科学有着“天然的”联系,那么它对民主法治(“德先生”)的作用就更是需要认真领悟与提炼的。而科学与民主法治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遵守规则、尊重论证,而为合理论证提供“理性法庭”正是逻辑的基本诉求。下述观点是有说服力的:“如果不在全社会造成充分‘尊重论证’的氛围,就不可能形成崇尚科学和科学精神的氛围和社会风尚,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宪政民主的充分发展。”可以说,正是我国传统文化中逻辑因素两千多年的匮缺,才致使当今我国社会理性化程度的严重不足,因而导致对于规则的漠视与对论证的轻忽。


2

魏根纳《大陆和海洋的形成》第四版(商务印刷馆,2012)的前面,是他哥哥库尔特为魏根纳写的一个小传。文章最后提到,魏根纳在1928年就已看出,与这个问题(指大陆移动学说)有关的文献过于浩瀚和专门化,一个人已无法掌握,要把他书重新改写都将因此而失败。

魏根纳自己在本书的序言中也说道,我们只有通过综合所有地球科学的研究成果,才能指望获得“真相”……,但是即使那样,我们仍需随时记住,每一项新的发现,不管它产生于哪一门科学,都可能改变上述结果。由于这一信念,每当他在改写本书中偶尔丧失勇气时都激励着他,因为毫不遗漏地博览全部各个不同学科领域中关于大陆移动论的、像滚雪球似的在增长的文献,实在超越了一个人的工作精力,所以尽管尽了最大努力,本书的引述仍会出现大量的甚至是严重的缺陷。

这就让我很自然的联想到我写博客的经历。经常有了一个新主意,就要对某一个原文作出修改。特别是在其它地方遇到有关的最新文章的时候,在认真分辨高低真假之后,经常就要不得不作出修改、补充,这是出于内在的动力,这完全是出于一种兴奋,也是一种责任。如果不修改原文,也会把通过百度找出其网络版,再把作者、标题、时间和网址粘贴到文章某个地方,以便以后查阅;有时还不得不对其中最重要的地方作好摘录。所以,有时一篇文章写好之后,经常会在一两个星期内作了几十上百次的集中修改,每次修改的时候,得花上一两个钟头的时间,一个上午就把精力和体力差不多全摊上了,真是说不出的全身心的疲惫。

说白了,资料的收集整理分类工作,总是没完没了,这是经验主义的研究方法的问题,归纳法,也是大数据的处理方法。

我制作中国的世界遗产名录PPT教学课件的工作也是这样,生怕有遗漏,每年更新维护的工作是非常大的,很重复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精力、耐心和这份执着,其实百度上这方面的资料非常完整。

还有,我的图书目录的录入工作也是一样,每月买了新图书,我都要把这本书的信息添加进去。我记得至少有三次这样建立一个数据表格,兴致来了,起了头,但是这些工作都遭受了同样的命运,最后都坚持不下去而不了了之选择了放弃。最后一次是已经完成了,算出来我花在买书的花费总计是20000多元(按书的定价算,不算折扣)。最重要的是,我这样的花时间精力去做,我总是在问,这样做究竟有多大的价值?我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下去,停掉了。

对于中国的世界遗产的资料收集,网络上有许多现成的东西,比我做的还要好,我其实可以换一种思路来收集这种资料,就像小时候搞集邮一样,从自己的爱好和专业去选择建立某个专题,不必追求资料的大而全,从而达到某种理论提升。

中国的世界遗产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lt5XwY7zz8DxE3AKgTXRaLwxyBWeV3a7XHjK0veNwpWBIVg9JRkAaJbRg-yPDDaHhrRUs633nHQXr7QgADADsMszPFl21tYeUwpU4ub0mge

中国世界遗产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M41uJ7k4jfG-jjPLTJbzok6H8fYzspEpMKYquslS1qSQY1q2tz6rpVUsUplIhDPS

http://zh.m.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4%B8%96%E7%95%8C%E9%81%97%E4%BA%A7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4%B8%96%E7%95%8C%E9%81%97%E4%BA%A7

1985年,中国全国政协委员侯仁之起草并与阳含熙、郑孝燮和罗哲文另外三位委员联名向政协第六届三次会议提交了《我国应尽早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并积极争取参加“世界遗产委员会”,以利于中国重大文化和自然遗产的保存和保护》的提案。展开了中国加入保护世界遗产的进程。

1985年11月22日,中国加入《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的缔约国行列,同日在中国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上经审批后获批准。

1987年,中国正式加入该公约及开始申报世界遗产的工作,并于同年首批便有6个世界遗产获成功申报。

1991年,中国在缔约国第11次大会上中国首次获选成为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

1992年及1993年,中国在世界遗产委员会上两次获选成为副主席。

1999年10月29日,中国再度获选成为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

2002年,中国国务院授权予国家文物局设立世界遗产处以专责申报、管理和保护世界遗产方面的各项工作。

2006年,中国建设部发布首批中国国家自然遗产、国家自然与文化双遗产预备名录。

中国世界遗产网

http://www.whcn.org/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