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征宇的BLOG

一个硬币总有不同的两面。

 
 
 

日志

 
 

再议“衡水中学模式”  

2014-11-05 10:56:13|  分类: 教育和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考算作是中国社会目前最公平的选拔考试,以知识来选拔人才,还算不坏,只要勤奋就可以让没有任何门路的人获得发展机会,特别是对于农村家庭,实现了底层百姓心里“望子成龙”的心愿。这是体制和中国社会文化心理的现实,也是我支持高考的唯一理由。

所以,在这个前提下,有了大部分社会家长的意志要求,各级地方政府官员乐于以高中高考升学率、清华北大录取人数、高考状元作为政绩宣传的一个重要依据,并给予其相当大的财政支持。追求高升学率是官员的政绩冲动的产物,也有社会家长普遍的推波助澜,两者的目标是一致的。
河北衡中模式产生的政治、经济、社会背景是什么?……

衡中是充满功利性的教育模式。衡中原校长李金池就承认,衡中模式是违背教育规律的。正因为如此,衡中模式尽管创造了神话,它还是受到教育部和一些教育专家的指责,说它把人当成了考试分数的工具,是对人的发展的不尊重,忽视了学生全面和谐的发展。

但是现实是什么?只要目前的高考不变,衡水模式就不可能消失。衡中模式其实是骑虎难下的无奈之举。

更现实的问题是,对于教育落后的地方来说,把衡中模式复制过来,就能一定保证成功吗?

通过《孙子兵法》可以理解,文化考试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是打信息战。每次考试的试题不可能都是100%原创,大部分题目和答案都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得到。除了传统手段,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络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作弊工具。事实证明,在开放的信息化时代,单纯的依靠高压管理态势和绩效奖惩机制,而如果没有严格执行的相关配套管理措施来作保证,衡水模式的复制就会严重变味,让当初设定的管理目标归于失败。这些配套管理措施特别是体现在与每次考试直接相关的制度方面:学生通讯工具的管理、考室的设置、老师的监考和阅卷等制度。

衡水中学的管理和评价制度在它内部是一种良性竞争(当然从原来薄弱状态崛起来的衡中抓住机遇成为“超级中学”之后,对其它兄弟学校来说又是恶性竞争,这实是中国中学普遍的生存状态。),它成功实现了集中统一的垄断式管理,能够把学生的所有通讯工具禁闭,通过一种激情教育,对学生进行了严格的封闭式的军事化管理而没有遇到多少来自各方面的阻力(离不开地方政府的护航),所以它的绩效评价也就建立在了真实可信的基础之上,玩的都是真的,从而保证了一年又一年的高考神话。

许多制度在衡中能做得到,在中国其它地方却未必能做得到。当衡中管理经验在其它地方的学校刚要执行起来的时候,在一些学校内部的某些教师和学生中,就开始陆续出现大胆的“抵触者”、“破坏者”、“投机者”(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比如,他们利用手中掌握的现代通讯工具进行考试作弊,破坏考试规则,暗地里让考试出现混乱,达到乱中取胜,结果是劣币驱良币,最终让管理目标无法完全实现,得到的只是令人啼笑皆非的后果。在政绩考核的压力下,某些领导和老师采取默许、暗示甚至纵容学生搞舞弊也不是没有可能。这种条件下的奖励制度就出现了恶劣的导向性错误。

恶劣的后果既已造成,由于不讲规则,不按教育规律办事,这个时候,谁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善良,诚实,遵守规则,这些价值就统统成为奢望了。

这是从上到下的由行政命令为起始的教育举措,最后的情势发展却让领导也无法预料,以至于处于掌控之外了。衡水神话宣传都是光亮的正面的、常规的东西,其制度设计和执行,不得不让人感佩,这是由诸多内外因素共同造成的,其它地方根本无法完全复制。更何况,具有中国特色的强力行政干预手段下的衡中教育的“非常规”措施,是不让你看的东西,这也是衡水神话的奥秘的一部分,甚至是关键部分,你是看不到的,也是根本学不到的。所以,当其它地方要学习衡水经验的时候,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四不像”。

有许多其它看法:其制度没有体现人性,是残忍的。清华北大生,并不是靠强化训练就可以培养出来的,天赋更重要。还有优质插班生的因素。

衡中既是人间炼狱,也是高考梦工厂。衡中让我想到了华西村。还让我想到了历史上的斯巴达。

****************

杨东平:不要再制造衡水中学的升学神话

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883.html

共识网曹乐溪:最近注意到您和衡水中学家长关于教育问题的争论,这位家长认为您关于教育的理念是乌托邦式的、缺少实践性,而对于普通学生和家长而言,教育不是“理想”,更多的是一种手段或途径,那些寒门学子只能通过苦读成才来出人头地、改变自身命运。对此您怎么看?

杨东平:首先,并不是要求取消考试评价和升学竞争,这是不可能的;也不反对学生通过刻苦学习改变命运,只是呼吁在应试水平已经很高的情况下,衡水中学应该善待学生一些。学校各种法定节日几乎都不放假、寒暑假一共只有十多天,一些学生甚至来不及叠被和衣而睡、来不及刷牙、跑步的时候还要读书,难道不可以改变一点?试问如果多给学生一些叠被、刷牙的时间,作息时间宽松一些,上课时可以转笔、抖脚、偶尔发发呆,学习成绩就会下降么?

衡中这种集中营式的教育模式不值得推广,是因为高考实行的是“分省定额”的录取制度,学校之间、地区之间的恶性升学竞争除了增加学校的“荣誉”,其实没有更大的价值。前几年山东省教育厅就认识到这一点,在“分省定额”的制度下,省内每年有多少人上一本、二本是恒定的,你内部竞争再激烈、学生一天学20个小时,也是这个比例。那么,何必“自相残杀”,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呢?于是山东省教育厅出面规范高中教育秩序,严禁利用双休日、节假期为学生补课、假期提前开学等行为,实行所谓的“整体裁军”,把应试竞争的强度整体降下来。发现一所严查一所,撤了一批示范性高中的称号,维持了比较正常的教育秩序。此举受到学生、家长和老师们热烈的欢迎,可以用“感恩戴德”来形容。因为老师的负担要比学生更重,很多老师根本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不能尽儿女之孝和父母之责,规范秩序后,校长、老师、学生的负担都减轻了,升学率还是一样的。

山东省当时还做了一个民意调查,也很有意义。我们通常认为实施这种严酷的应试教育是家长、学生的愿望和利益;但调查显示,家长、学生、老师多数认为,应试教育愈演愈烈的主要动因,是地方政府追求教育政绩!所以,转变政府行为,是遏制恶性竞争,为校长、老师、学生和家长减负的关键。

超级中学的另一个主要弊端,是造成一家独大、一枝独秀的格局,破坏了一个地区的教育生态。有人认为,衡中的高升学率增加了农村学生的教育机会;其实,只不过是通过对优秀生源的垄断,将原本分散在各个学校的升学率集中到一所学校而已。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没有衡中,衡水地区、河北省的整体升学率会下降吗?根本不会,而是其它学校的升学率会因此而提高。同样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北京的优质高中可以在河北招生,还有衡中的辉煌吗?所以,不要制造什么神话。

衡中家长认为我对超级中学的批判是纸上谈兵,不了解农村疾苦。事实上,我主要的工作和研究就是贫困地区、西部农村的教育,多年来主要在贫困农村调研。我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农村学校究竟能不能从苦读苦熬、拼时间拼命的模式中突围?这是一个具有根本性的问题。令人欣慰的是,农村学校已经出现了许多通过教学改革提高学业成就的案例,典型如山东的杜郎口中学、山西的新绛中学等。他们都是推行以学生为主体的教学改革,把课堂和时间还给学生,让学生自主学习,大幅度提高学习效率,打破了农村学生只能苦读拼命的模式。

当然,根本改变这一状况,需要继续推动高考教育改革,改变唯分数论、一考定终身的弊端。理想模式是结合一次性高考成绩、高中的综合素质成绩、高校面试成绩“三位一体”的综合评价和自主招生模式。在这种新模式下,衡水中学还有竞争力吗?

共识网曹乐溪:最近,深圳大学拟吁请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制定《深圳大学条例》,希望争取更大的办学自主权,如果该项立法建议能够被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接受并通过,将成为内地首部专项高校地方立法,您怎么看待深大此次的大学立法尝试?

杨东平:去年教育部批准了国内首批高校大学章程的申请,但是国内的大学章程和国外的大学章程具有很大区别,后者有明确的法律地位,是由立法部门批准的法律文本,是大学办学的“宪法”。而国内的大学章程由行政部门批准,是一个行政文本,基本不会对办学产生怎样的影响。如果深大的《条例》能够通过严格的立法程序,成为一个真正的法律文件,就能够对依法办学起到积极的作用。

共识网曹乐溪:从80年代的武大到如今的南科大,高校的改革实验推行了20多年,如何看待改革进程中的得与失?当大的社会环境处于行政化的管理中,大学去行政化是否现实?

杨东平:这些年来,高校体制改革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国家层面提的主要还是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很少提“去行政化”问题。然而,在大学缺少自主办学权、高度行政化的情况下,学校缺乏改革的动力、缺乏公信力、学术腐败等乱象丛生,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也举步维艰。

相比之下,各地中小学的教育改革实验如火如荼。前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钟秉林卸任后担任中国教育学会会长,感叹以前在高校不了解,中小学的教学改革已经非常活跃,具有各种探索,比较而言,大学的课堂还是一成不变,教学改革没有成为重要的主题。

共识网曹乐溪:教育改革的推进应该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

杨东平:教育改革需要形成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新机制,这个概念已经有了,国家贯彻《教育规划纲要》也提出了这一要求。由于高校的限制较多,实质性的变革很少;但基础教育的鼓励权限在县区政府,是“以县为主”的体制,所以各地的表现很不一样,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中,还是有许多探索和改变。同时,体制外的探索也日趋活跃,呈现了改变教育的新的图景。

**************

衡水中学成全国考察热点 一个月接待6300余人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1_11/29/10986881_0.shtml?_from_ralated

河北衡水中学一女生三年高中做的试卷高2.41米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2_06/09/15167675_0.shtml?_from_ralated

http://news.ifeng.com/shendu/nfzm/detail_2013_10/10/30189373_0.shtml

河北衡水中学去年70人考取北大清华 军事化备考引争议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2_06/09/15161400_2.shtml

新华时评:对“满堂灌”和“题海”说不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1_07/10/7602105_0.shtml?_from_ralated

****************

地方政府不应为“超级中学”推波助澜
熊丙奇 2015-01-22
http://xbqblog.blog.163.com/blog/static/13020414920150229250403/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期,由昆明市呈贡区政府与云南长水教育集团联合举办的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这标志着有“超级中学”之称的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云南。这所学校明年将开始招生,首年招生规模2000人。衡水中学有关负责人说,衡中累积多年的教育教学管理理念、办学指导思想都会在云南落地。

有舆论批评超级中学的扩张,笔者认为,问题不在于这类学校身上,超级中学想进一步拓展,推广自己的“成功做法”,在当前的升学评价体系中,无可厚非,只要其行为符合法律规范;问题也不在当地家长对超级中学的欢迎上。主要的问题,出在地方政府对发展教育的急功近利的战略和态度上。

据报道,类似衡水中学这样的超级中学开办连锁“分号”,已成为一种趋势。对此,舆论的意见呈现两极分化,一极是,这会进一步加剧教育资源不均,各地的教育资源都汇聚在超级中学,或者超级中学的“分号”中,假以时日,全国各地基础教育皆是超级中学的天下;另一极则是,这是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超级中学开的分号越多,越有利于优质教育资源均衡,就如各地义务教育阶段举办名校教育集团一样。

笔者无意对此进行分析,而是想指出一个问题:难道超级中学代表的就是优质教育资源,和先进的教育理念吗?前述的“争议”,是以超级中学就代表优质教育资源作为前提来讨论的。各地政府部门欢迎超级中学入驻办“分号”,也是基于这一认识。诚然,从表面上看,超级中学就是优质教育资源的代名词,但从实质上分析,超级中学更是高升学率的象征,地方政府和家长对超级中学感兴趣,高升学率,尤其是名校率是最大的诱因。

因此,超级中学在引进优质教育资源的旗号下快速推进连锁办学,会带来两个问题,一是地方政府毫不掩饰对高升学率的追逐,并把高升学率学校作为最优秀的学校,二是随着超级中学“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基础教育阶段的学校会被带动加入追求升学率的竞争,也就是说,随着这种“优质资源”的辐射,当地的应试教育会达到一个新的层次。

究竟什么是优质教育?究竟是为追究升学率,让当地的应试竞争加剧,还是真给学生提供优质、均衡的高中教育?这是地方政府在引进超级中学办学时,必须有的清醒的认识。

从媒体报道看,超级中学能快速开办“分号”,多与地方政府部门的“积极态度”有关。不少地方政府期待超级中学的进入,是看重超级中学在“规模化”经营、管理学生、提高升学率方面的突出成绩,这把地方政府对升学率的追逐暴露无遗,而地方政府的这种政绩导向,是应该防止的。

另外,地方政府引进超级中学办学的模式,还掺杂各种利益因素,通常,超级中学的分店会拿出一部分作为公费学位招生,而其他的学位,就会面对社会以高价招生。

事实上,各地出现的超级中学,就是地方政府追求教育政绩的结果。一些地方政府认为,给少数中学特殊的政策,将其打造为有上万人规模,占据全省北大、清华招生名额一半以上甚至更多的超级中学,能显示当地的教育政绩,将当地变为“教育高地”。这种畸形的对升学率的追求,不但不会让当地的教育更优质(学校教育将主要围绕知识教育进行高强度的灌输训练,除此之外的生活教育、生命教育、公民教育都比较欠缺),而且会让学校陷入恶性的升学率竞争中。

毋庸置疑,在当前的教育评价体系中,升学率似乎还是“王道”,不管舆论怎么质疑超级中学的办学价值导向,还是有家长会对其趋之若鹜,而家长的追捧也会给超级中学办学以及扩张的底气。但是,政府作为教育战略、教育政策的制订者,应该引导学校办学理念和社会教育观、人才观的转变。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举办公共基础教育,主要责任在于保障普及、公益、均衡,而不是办一两所升学率独占鳌头的学校。

地方政府不应该关注功利的升学率,而应该关注学校办学是否符合法律法规,是否关注学生个体的人格、身心发展,因为对升学率的关注,只是对少数成功者的关注,而教育的本质,是让每个受教育者生活更美好。

网友评论:

安宁:

超级中学出现的根源出自“教育商业化”。当前教育的公益性早已被商业性和盈利性所替代。

厚德载物:

那是它们的政绩,谁都挡不住。

出现所谓衡水中学的现象,是中国教育的悲哀,也是教育部的悲哀

现今学校是名副其实的标准化生产应试生的工厂。

衡中有啥不好嘛?衡中的学生不受大学欢迎吗?衡中的教育不受学生的父母欢迎吗?衡中的学生不成才吗?

衡水教育是中国的教育的缩影,河北省教育厅、衡水教育局有不可推卸责任。正是由于教育行政部门、当地政府的纵容、甚至从中牟利,才造就这“神”一样的衡水中学受到盲目追捧、效仿。

称颂者有之,批判者有之。

“衡中模式”是现象而非模式

http://learning.sohu.com/20150112/n407725738.shtml

因为不知道衡中实际的教育情况,因为没有实地考察过,也没有看到网络上注意到过,其实这是很搞笑的事情,在辩论一个教育模式的时候,竟然无人注意到教育的细节,而把管理当做了教育。就好比前段时间我写的文章《中国式科研——当代版的叶公好龙》一样,没有人注意中国研究者的科研,而只是算科研的分数。

这次辩论也是如此,探讨的是教育模式,而结果发现探讨的事实上是一个管理模式。教育,在辩论中找不到了。

衡中是一个教育现象,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平和地方政府好大喜功的产物,这是一个现象,无法推广,一个省只能有一个,再多的话,就无法支撑这么多状元了。所以说衡中的军事化管理模式有什么好值得探讨的呢?如果家长和学生想得到更多的教育资源,也就是考入所谓更好点的大学,那么个人的纵向比较或许会更有意义。

破除“衡水中学模式”要从“里子”开刀

http://world.huanqiu.com/hot/2015-03/590566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