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征宇的BLOG

一个硬币总有不同的两面。

 
 
 

日志

 
 

【学习】正当性  

2014-03-25 16:13:51|  分类: 人文和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合法性(这个词条据其内容其实是指“正当性”)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D%A3%E7%95%B6%E6%80%A7

合法性(英语:Legitimacy;又译正统性、正确性、合理性或正当性)是一个被广泛使用的政治概念,通常指作为一个整体的政府被民众所认可的程度。

在中国政治哲学当中,从周朝(公元前1046–256年)开始,统治者和政府的政治正当性由天命所授,不公义的统治者会失去天命授权,继而失去对人民的统治权利。

来源

民主

当今政府合法性最普遍的来源是执行民主政治和顺应民意。政府时常提出符合民意的法令来实行治理,然而这类法令的来源因政权不同而异。自由民主主义主张民主的合法性来自其定期的,自由公正的竞选的基础。

一个民主国家也可获得合法性,如果其人民相信此国家拥有如下因素:

自由和公平的选举

有责任

严谨的宪法,或十分受尊重的“类似宪法的传统”(如沙特阿拉伯以古兰经为宪法)

广泛的参予

强大而独立的媒体

“检查与平衡”的体系

经济的稳定性

政治的稳定性

有些专制国家政权同样宣称具有民主的合法性。而实际上他们的价值观与自由民主的观念背道而驰,这引起了很多对民主涵义的争论。共产主义国家通常宣称其具有民主的合法性,并将此合法性归因于共产主义国家领导的人民革命和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原理”代表了人民。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支持者同样宣称他们代表了多数民意比自由民主主义更可信。

民主的国家由于政府的合法性并非受制于单一的领导人或执政党,而被认为比较稳定。在一个专制国家里当权者的退位可能引发整个政府系统的崩溃。然而,在大多民主国家里执政党和平地轮替而没有引发任何国体上的改变。即使在最专制的国家,公民仍然可以通过革命寻求一种新的合法性取而代之。

宪政主义[编辑]

另外一种形式的合法性与政治有关,他包括了宪政主义(Constitutionalism)或者是信任某种遵循正规程序(如宪法)的行为为合法。这种形式的合法性与政治相关,因为这类宪法程序的合法性源自其符合民意的基础。然而,由于这类程序需要符合主流民意,而有时可能没有保护到少数族群的利益。

民族主义[编辑]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能激起对国家的忠诚。这可以采取多种形式。前述描述的民主有时被称为“全民民族主义”(civic nationalism)。其它形式的可能对国家有益民族主义还包括:

种族主义,种族主义的国家从文化和传统的群体得到合法性。

宗教民族主义 (religious nationalism),宗教民族主义通过共同的宗教得到合法性。

共产主义[编辑]

原则上,共产主义国家通过民众对共产主义社会无以伦比的“经济平等性”和“经济增长”的期望来获得合法性。但是,众多的共产主义国家在无法达成这些目标后都沦为了极权主义国家。

传统主义[编辑]

在君主政体,国王能获得普遍认同的合法性是因为他是王国里公正的封建领主,这种理解经常被“君权神授”这类宣传所强化。这种形式的合法性仍然存在于现今一些实行绝对君主制和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在君主立宪制的国家里传统君主的合法性来源融合了民主和宪政的合法性来源。

合法性的基础

合法性必须建立在一个共同认可的基础上,这种认可可以是神秘的或是世俗的力量。对合法性基础的认识最经典的是马克思·韦伯的概括,他将之分为传统型,法理型和个人魅力型[7]。

传统型:合法性来自于传统的神圣性和传统受命实施权威的统治者

法理型:合法性来自于法律制度和统治者指令权力

魅力型:来自于英雄化的非凡个人以及他所默示和创建的制度的神圣性

韦伯认为以上类型都是理想类型,历史上的合法性形式都是这三种类型不同程度的混合。

在当代国家中,合法性更加依赖于政治权力的有效性,这也是近代政治的基本特征之一。这包括了政府能否有效的对社会事务进行管理,经济能有持续发展[8]。这取决于政府的财政能力和政策能力。

当合法性遭遇正当性
郑春燕  浙江大学法学院  
http://www.chinalawedu.com/news/16900/171/2004/12/ma402518293415121400247012_145589.htm
从重视实质正当性的角度来看,毛泽东与施米特具有某种程度的相似性。尽管当时的革命根据地制定了一系列的法规规章,但通过宪政手段体现统治的合法性从未成为理论的核心。“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26]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1925年)一文中提出的观点与施米特“政治就是区分敌友”(1927年)的论断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在施米特看来,政治的本质就在于区分敌友,否则政治就失去了生命力;对于毛泽东来说,为达到打击敌人的目的,一切手段都是在所不惜的。因此,当蒋介石在“元旦文告”中提出“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的要求时,毛泽东断定这个声明是为了“确保中国反动阶级和反动政府的统治地位,确保这个阶级和这个政府的‘法统不致中断’”。[27]为彻底地剿清国民党的残余,必须废除国民党时期的“伪法统”。但中共对“伪法统”的理解却走上了极端化的道路,将其等同于国民党时期的一切法律体系和法律传统,于是在废除“伪法统”的同时也就宣告了与传统法律资源的绝裂。伯尔曼意义上的“传统之内保持的新的法律体系”与中国失之交臂。毛泽东轻视形式合法性的行为[28]阻却了中国法治进程迤逦的脚步,其将实质正当性归结为个人主观意断的倾向却导致了长达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在那个真理被抹上泥灰的日子里”[29],法律规章被“高高挂起”,一切行动以毛泽东的讲话和《毛主席语录》上的内容为准,“法律已失去作用”[30]。对实质正当性的错误理解,给中华民族带来了一场灾难深重的浩劫。
  在厘清文化大革命的失败和教训后,法律体系的重建工作日益提上日程,1999年宪法修改时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但在拨乱反正的同时,我们的法治建设却依然存在着诸多重形式轻实质的作风:成文宪法的颁布是早在建国初的事情,但直到现在宪法仍然不能成为司法审判的依据。“宪法是最高法和基本法”的规定至今只是一句形式口号,更不能奢谈对宪政本质的追问。形式合法性与实质正当性,在中国从不曾完美结合,成为历史性的两难话题。我国正处于社会的转轨时期,正当性根基的日益世俗化使统治的合法性问题重新进入人们的视域。[31]如何建构中国政府的统治权威,知识分子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刻,究竟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将成为中国式的“西蒙问题”。就让我们以施密特“正当性对抗合法性”理论的利与弊,作为反思自身和中国宪政建设的良好契机。

合法性与正当性的冲突问题
http://www.legaldaily.com.cn/fxjy/content/2013-05/07/content_4437961.htm?node=33208
 对违章建筑要不要补偿?城管应不应当驱赶小贩?企业间能否借贷?如何看待阴阳合同?
  生活中常听说,这事儿合理不合法,那事儿合法不合理,这就是合法性与正当性的冲突问题。
  现实生活中广泛存在着合法性与正当性的冲突,表现为合法的不正当,正当的不合法。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冲突?
  为什么说不具有正当性的法就是恶法?
  民事领域中为什么会有恶法?
  民事领域中恶法有哪些表现?
  维护民事秩序,正当性重要还是合法性重要?
合法性、正当性、合理性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1080657&PostID=35175085
 在法律的理论讨论中,常常有三个不太明确的概念:合法性、正当性和合理性。下面是我个人的理解。
   合法性,这个概念最复杂,原因在于我们常在两种意义上使用合法性这个概念。在英文中,也有两个合法性的对应词汇,一个是Legality,另一个是Legitimacy。Legality通常被认为是与法律规定相一致的合法性,而Legitimacy除了被译为合法性之外,又可以被译为正当性。所以,有时合法性(中文)指的是和法律相一致,有时指的是正当性(或者正统性),至于具体指的哪一个,则要看上下文以及使用该词汇的领域判断(如果是法律实践领域或者法律实证领域通常合法性指的是合法律性,如果是法律理论领域或者法律政治学、法律社会学领域,则合法性一般指正当性或法统性。
   正当性,这个概念的英文为Legitimacy,又译正统性或合法性,它是一个被广泛使用的政治概念,通常指作为一个整体的政府被民众所认可的程度。
   鉴于以上两个概念的交叉关系而所致的在中文理解上的困难,有人建议合法性专门对应Legality,也就是合法律性,而正当性专门对应Lagitimacy。PS:卡尔施密特有一本著作,英文名就叫Legality and Legitimacy。
   合理性,在中文中我们能看到两种不同认识,一种将其当作是合乎理性的简称,一种认为合理性并不等同于合乎理性。其对应的英文也可以有两种,一个是Reasonable,另一个是Rationality。前者指的是理性的,或者合乎理性的,而后者则指的是理性计算的。比如,我们认可的所谓普世价值中的正义就属于Reasonable,而我们根据自己对当下情势的判断,放弃追求正义而选择非正义就属于Rationlity,这两种解释不能互换。现在从翻译角度说,通常不会将Reasonable翻译成合理性(但有些中文作者却常常用合理性当作合乎理性的同义词,这就错了)。所以合理性的英文就应当是Rationality,指工具理性的计算。
   稍作总结,正确的用法应该是:正当性是政治上权威获得的认可;合法性是和颁布的法律相一致;合理性是单个体自我工具理性的计算。
   所以,从合理性推理不出正当性和合法性(罗尔斯,政治自由主义,page50-51);而正当性与合法性的关系在民主国家则相互牵连。
   当我们说,怎么怎么做是合理的,并不表明它就是正当的、就是合法的,这里的合理只能是个体的判断,合理的主张也只能是意见而不是真理(善的意义上)。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