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征宇的BLOG

一个硬币总有不同的两面。

 
 
 

日志

 
 

【读书】大卫·哈维:《地理学中的解释》  

2015-01-19 19:03:08|  分类: 自然和科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大卫.哈维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副标题: 地理学中的解释

出版年: 1996-09

页数: 621

定价: 49.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历史地理

ISBN: 9787100009201

我的评论:看第一遍的时候也许感觉还有难度,有点难懂,但是本书作为地理学研究的方法论经典之作,至今仍然是地理学文艺青年的必读书。

********

大卫·哈维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5%8D%AB%C2%B7%E5%93%88%E7%BB%B4

大卫·哈维(David Harvey,1935年10月31日生于英格兰吉灵厄姆),纽约市立大学(CUNY)研究院人类学和地理学特聘教授,国际前沿社会理论家。哈维于1961年在剑桥大学获得地理学的博士学位。大卫·哈维有着广泛的影响力,是人文科学领域中成果被引频次最高的20位作者之一。[1]此外,他是世界上被引频次最多的地理学者,[2]并著有大量专著和论文,推动了现代地理学的学科化发展。他的成果拓宽了社会学和政治学的讨论,在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中重构了社会阶级和马克思主义方法,并将其作为完整的方法论。[3]他是权利城市思想的主要提倡者,也是国际“参与型社会”组织筹备临时委员会成员。[4]

2007年,哈维入选泰晤士高等教育指南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长期被引用最多的知识分子,排名第18位。[5]

哈维曾到台湾访问,并参访乐生疗养院的抗争活动。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o_W57PyqEEqgA9R0dREu-8PTorsvfthLsCqfCPHWT40zMsCNNnqO3qoKpmmXlCNQXEvYPEMyYLiywMJRr5UJxa

http://www.baike.com/wiki/%E5%A4%A7%E5%8D%AB%C2%B7%E5%93%88%E7%BB%B4&prd=so_1_doc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bdCCNAidbAFAyTXml6q2tw66wPrNaKDll6MFwv1Zs984wlitqawt8BDgoVc5c8bBwoV8T6xyKTYFKRtTdtunyIVq41x8cbyjQhpmMI4Euh_1P8UZ3hQsMCSTaPSc84Yh

哈维的学科立脚点是人文地理学,但其学术视野及思想内涵则贯通于人文社会科学的许多方面。以地理思维之长(空间观察),见人文社会之短(批判弊病),是哈维治学的主要特点,也是其学说为人关注的主要原因。所以 ,哈维不仅仅是一位地理学家,更是一位社会理论大家。在社会学、人类学、政治经济学等方面,均有杰出声誉。作为一个地理学家,能取得如此广泛的社会人文影响力,是战后地理学界所罕见的。

作为旗手,哈维执着地高擎马克思主义的地理理论。哈维自认为对原马克思主义所忽略的空间问题,有 开创性的阐发。他强调,资本主义的发展是一个涉及全球的地理问题,而且资本主义国家曾经历了“空间修整” (spatialfix)的过程,将自身积累的危机与阶级矛盾转嫁到国外市场。他在“历史唯物主义”这个传统概念中,加上“ 地理”一词,成为“历史——地理唯物主义”(historical——geographical materialism)。80年代初,北京大学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访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哈维特地选了5月5号(马克思诞辰)这一天来会见侯先生,意义十分明显 。1997年,在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纪念活动中,哈维亦作有关《共产党宣言》的演讲,指出社会主义应当具有 一种能够包容异质的具体形式,而不应是一个纯粹的概念。直到近两年他所出版的新著Spaces of Capital:Towards a Critical geography(《资本的空间》)中,仍表现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执着的忠诚。

哈维兴趣广泛。他一直喜欢阅读文学作品。在他自己认为他的学术地位相当稳固的时候,决定放弃墨守陈规、拘泥于狭窄的专业研究领域的状况,让诗歌和小说中众多的历史思想重现光芒。因此,在他有关第二帝国时期巴黎的研究中,引人注目地引用了许多文学作品,如巴尔扎克、狄更斯、福楼拜、哈代、左拉、詹姆斯的作品。

在研究对象上,哈维是与时俱进的。1980年代中期,有关后现代的讨论开始盛行,后现代主义的讨论淹 没甚至取代了资本主义研究。哈维想:我已经撰写了《资本的限度》,我已经就第二帝国的巴黎做了全面的研究,我了解 现代主义的起源,我对城市化了解颇多,那么为什么我不能坐下来就这一新的主题提出我的看法呢?于是哈维又对后现代 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在1989年出版了《后现代性的条件》(The Condition of Postmodernity)一书。这部著作被普遍认 为是对后现代社会秩序与非秩序性的精彩的阐述。他指出,后现代主义城市反对现代主义的那种理性规划,而倾向于个性 化的美学追求,“空间属于一种美学范畴”。他在2000年又出版了另一本讨论后现代性的著作《希望的空间》(Spaces of Hope)中。在这部著作中,哈维强调,后现代性是一种新的对时间与空间的经验方式,即对时间与空间的高度“压缩”, 生活变的急促而空虚。他从地理学家特有的角度提醒人们,地理考察是认识人与人差异的重要起点。哈维仍然以批判的视 角,指出迪斯尼乐园、郊外封闭小区等是一种“变质的乌托邦”(degenerate utopias),这些貌似欢乐、闲雅的人造小 区使人忘记了外面的充满麻烦的真实世界。在阐述后现代社会问题时,哈维汇集了建筑学、城市规划理论、哲学、社会理 论、政治经济学等多种学科,在他身上,我们似乎又看到早期地理学家那种博大、无所不包的情形。

英刊《新左翼评论》2000年第4期(7-8月)上发表了记者与著名左翼学者戴维?哈维的访谈录,题目是《再造地理学》。哈维回忆了他走向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历程,阐述了自己对当代资本主义的新观点。访谈主要内容如下。

你1969年出版的第一部著作《地理学的诠释》大胆地涉入地理学原理领域,但它具体而实证,绝对又是盎格鲁撒克逊的特色,对吗?

传统上,地理学知识是零零碎碎的,你不能对地理学作概括性的结论,你不能对该学科提出完整的知识体系。我想要做的就是要打破地理学领域的这种观念,坚持以更系统的方式理解地理知识。《地理学的诠释》力图追寻地理学核心问题的答案。

《诠释》一书的明显特征是没有什么政治气息。它读起来像是纯科学性的读物。读者很难想到,作者会变为激进的左派。

我那时的政治思想接近费边社的渐进主义,因此我接受了计划、效率和理性的观点。我读兰格等经济学家的著作,他们的思路与此类同。因而在我的记忆中,在用理性的科学方法解决地理学问题和有效地运用计划的方法解决政治问题之间,实际上不存在冲突。我如此专注于撰写这部著作,以致于忽视了周围世界是如何坍塌的。1968年5月我将著作提交给出版商时,政治温度的剧烈变化使我感受到了深切的不安。我对哈罗德?威尔逊的社会主义的幻想彻底破灭了。恰在此时,我在美国得到了一份工作。在马丁?路德?金被谋杀一年之后,我来到了巴尔的摩。在美国,反战运动和民权运动真是如火如荼;而我就是在这时的美国,完成了这部似乎多少与时代不相称的大部头著作。我认识到我必须对我在60年代认为理所当然的许多事情进行反思。

你的第二本书《社会公正与城市》于1973年出版。全书分为三部分:自由主义的表述、马克思主义的表述、综合表述。你所写的这些东西,是从一开始就作为刻意安排的系列内容,还是你随意挥笔而成?

当代资本主义这一系列内容与其说是按计划进行的,不如说是偶然完成的。当我开始写作这本书时,我还在称自己是费边社会主义者,但是在美国没人知道这个标签的含义。于是,我成为正式的自由主义者。我沿着这些路线继续前进。然后,我发现它们并不管用。因此我又转向马克思主义,看看是否产生更好的结果。从一种方法到另一种方法的转变没有什么预定,我只是偶然为之。

但你从1971年起就参加了研究马克思《资本论》的阅读小组。你最近把这看成是你发展历程中的一个决定性的时期。你是这个小组的核心负责人吗?

不,这个动议是由想阅读《资本论》的研究生们提出的。我是帮助组织这一活动的教工成员之一。当时,我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对马克思的了解很有限。那段时期还不容易找到马克思文献的英文版。参加阅读小组是我的一段美好的经历,但我没有资格指导任何人。作为一个群体,我们共同摸索前进。那种方法使所有成员获得了很多的回报。

你对勒菲弗尔思想的评价非常的与众不同。一方面,你同情勒菲弗尔的激进主义思想,高度评价他苛刻的乌托邦式的批判;另一方面,你指出需要一种平衡性的现实主义。你的这两种反应成了你著作中的一种模式,即一种既富于想象力又受经验主义限制的方式。

撰写《社会公正与城市》时我学到一个重要的教训,可用马克思用过的一段话来说明,他说我们可以通过不同概念的碰撞来点燃智慧之火。在这种摩擦冲突中,人们决不应完全放弃自己的出发点。只要原有因素还没有完全被吸纳为新思想,思想之火就会燃烧。当我阅读马克思著作时,我清楚这是一部政治经济学的批判著作。马克思对斯密和李嘉图的学说深表尊敬。但是,在思想的创作过程中,他也把他们的概念同其它人如黑格尔或傅立叶的概念进行比较分析。因而,这成为我从事工作的原则。勒菲弗尔可能有一些伟大的思想,阐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提法,我们应表示尊重。但是,你不能放弃你曾有过的所有想法,你应该努力把冲突的理论结合起来,看看有什么新东西诞生。

《公正、自然与地理学的差异》的主旨是什么?

我的目的是提出一些非常基本的地理概念---空间、位置、时间和环境,并说明它们是任何历史唯物主义者了解世界的核心。另一种说法是,我们必须有历史地理唯物主义(historical-geographicalmateialism)的想法,为此我们需要一些辩证法的概念。从任何唯物主义者对待历史的方法来,地理问题总是当代的问题。但它们从未系统地得到解决。我希望为解决这些问题打下必要的基础。 此书的另一主要线索是有关公正的观念。在马克思主义的传统中,这不是个被

广泛接受的概念。马克思反对社会公正的想法,因为他把它看作想以纯粹的分配措施解决生产方式的问题。但马克思的著名观点吸引了我,即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都是一个有机整体的要素,彼此不可分割又相互独立存在。所以,我认为可以重新引入公正,只要不放弃改变生产方式的基本目标。事实上,社会民主主义的成就---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称作分配式社会主义(distributivesocialism) ---不应受到嘲笑。它们的成就尽管有限,但是是真实的。在当今的世界,如果说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存在着一个核心的问题,那就是关于权利的虚张声势。联想到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第21-24条有关劳工权利的条款,我得到了很深的印象。如果这些原则得到了认真对待,今天我们会生活在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啊!如果马克思主义者放弃了有关权利的思想,他们就失去了解决那个矛盾的力量。

苏联的解体使得左派知识分子一度寄托在苏联上的希望破灭,悲观主义论调出现了,你为何能在精神上回避如此巨大的阴影?

马克思是我藉以依靠的核心。马克思的著作是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我对应用这 种批判乐此不疲。我总是一方面发展普遍性的理论,但另一方面,理论要脚踏实地。马克思主义往往被设想为与苏联或中国有关的学问,但我想说它是关于资本主义的学问,而资本主义在美国盛行,这决定了我们在研究方面的优势。因此,共产主义崩溃的影响与我绝缘。不过,这种思维方式也有局限。因为我所有地理方面的兴趣一直以欧洲为中心,且集中在都市。我还没有将我的研究领域扩展到世界上其它地区。

在最近的著作中,你指出人类社会的六个要素:竞争、适应、合作、环境转变、空间安排和时间安排,认为每种社会都以此组成特定的组合。竞争作为人性的内在倾向不可被剔除,但与其它几项的关系决不是不可改变。但现存制度的坚决支持者会回应:就像自然界的法则是适者生存一样,在社会之中,资本主义获胜的原因是它的竞争优势,社会主义会使竞争从属于更高的目标。对于这种意见,你如何作答呢?

我的答案是:资本主义确实在所有的领域压制竞争。实际上,如果没有建立一个调控、引导和限制竞争的法规框架,资本主义整个历史的发展是不可想象的。你仔细观察现代经济的运行方式,那些竞争真正居于统治地位的领域是相当有限的。事实上,撰写一本关于资本主义历史的著作,探讨我概括出的六种基本要素中的每个要素的应用规律,找出资本主义在不同的时代将这些要素组合到一起并使其运转的变换方式,应该非常有意思。

跟大卫·哈维读《资本论》

http://www.baike.com/wiki/%E8%B7%9F%E5%A4%A7%E5%8D%AB%C2%B7%E5%93%88%E7%BB%B4%E8%AF%BB%E3%80%8A%E8%B5%84%E6%9C%AC%E8%AE%BA%E3%80%8B&prd=button_citiao2_search

大卫?哈维的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述评

2014年10月30日 17:08 来源:原载《哲学动态》2008年5期 作者:董慧 字号

http://www.cssn.cn/zhx/zx_wgzx/201410/t20141030_1382723.shtml

不平衡地理发展是涉及诸多领域,如社会学、地理学、历史学、人类学、政治学、经济学等理论和实践中的核心问题之一。正是作为新自由主义政治规划和资本积累地理过程的全球化与多样性之间的冲突,越来越使我们认识到不平衡地理发展的重要性及其在当代政治实践的基础性地位。对不平衡地理发展的持久兴趣尤以地理学家表现更为突出①,大卫·哈维(David Harvey)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地理学家,对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的阐发则采取了颇为新颖、拓展与激进的路径,即以历史地理唯物主义的视角切入,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分析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平衡本质,并且将其与空间和地点之间的动态关系联系起来(因为他认识到资本自身通过空间延伸来面对变化的经济时,会加剧不平衡地理发展)②,克服了历史唯物主义忽视空间维度的弱点,为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哈维对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集中系统的论述体现在《全球资本主义的空间:走向一个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③这本书中。哈维以地理学为立脚点,展开其不平衡发展的思想主题: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来解读资本积累、生产和资本主义历史地理及其不平衡性;从政治经济学、哲学层面展开关于空间的思考;以地理学为视角阐释马克思理论中所蕴涵的空间化思想④,这也是哈维对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的重大突破。本文将围绕此问题从四个方面论述哈维对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的突破与贡献。

哈维在论述其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过程之中,用敏锐的眼光、激进的手笔着力延续着对当代资本主义具有包容力的批判,表现出地理学的马克思主义者独到的眼光和马克思主义的地理学家宏大的理论视野。哈维的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丰富充实,从新自由主义的不平衡发展,到全球不平衡的蔓延和作为关键的理论概念的“空间”;理论涵盖领域广泛,涉及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地理学、建筑学、美学及哲学种种领域;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的主题鲜明尖锐,希望通过对资本主义历史及新自由主义不平衡发展的分析,建构一个强调复杂空间的关于不平衡发展的统一的场有理论。哈维对不平衡地理发展的论述逻辑严密,分析透彻明晰,如《全球资本主义空间》中不同章节某些论断的严密紧凑的逻辑性论述和各个章节之间的层层递进的逻辑联系,从新自由主义的转向开始论述,然后直击其功能、实质及内部对抗性矛盾,到其矛盾克服的替代性选择及真正的民主价值的创造,第3部分对空间的阐述则是对第2部分笔记理论化的广泛反思(18),反映出其对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阐发的内在逻辑一致性与层层深入性。

哈维对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论述的另一个亮点,就是他在论述中对马克思主义辩证法自觉与深入理解和极致地运用,力图实现对马克思的不平衡理论批判继承与超越。在哈维看来,辩证法能够避开机械论或是还原论的缺陷,从而以一种更为开放和流动的方式达到对问题的理论理解(19)。辩证法不仅仅是他努力呈现出科学的元理论,更是他将抽象与具体、普遍与特殊如何结合起来的一种思维方法,是指导他思维至关重要的方法。将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看做一个进化的结构,本身就蕴涵着对此理论建构及其发展过程的辩证理解。如何将特殊的案例研究统一到更为一般的资本主义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中,找到一条澄清多样化的、特定的、异质的地理变化与资本积累、社会斗争和环境改变更为普遍的进程相互关联的道路,更需要辩证的思维智慧。从日常生活的不平衡发展(20)到全球资本主义的不平衡发展,从一个特殊城市如何发展的详细重建到资本主义下城市化进程,从以生态学与社会学的术语来理解物质地嵌入到社会生活之网的概念论述,到一个普遍的不平衡地理发展理论的构建(21),通过揭示正在进行的社会政治斗争如何内化到由剥夺性积累带来的普遍问题而努力将斗争综合到一般法则之中(22),区域性的斗争不仅仅作为不平衡地理发展的产物,而且作为一个积极的行动者影响到资本积累的动态发展等观点,都显示出哈维对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深入理解与极致运用。在作为关键词的空间论述中,哈维在列斐伏尔、爱因斯坦、马克思对空间论述的基础上,抽象建构出一个空间论的矩阵,认为空间的三种范畴框架必须保持一种辩证的张力,如同马克思主义理论中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和价值之间的辩证关系一样,对马克思的理论也需要辩证解读。

哈维为我们描述了今天资本主义不平衡地理发展的面貌、空间以及不同空间性对于建构不平衡地理发展的突出意义。哈维的独特之处在于,洞悉到历史地理学对于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决定性意义和重要作用,并且在理论实践中将这一理论与现代国际政治形势变化相结合。不能说哈维在此努力建构的不平衡地理发展的统一场有理论以及对空间的理解是毫无瑕疵的,但至少我们可以说,哈维为我们深入理解今天这个新时代新特点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

地理学家哈维及其经典之作——《地理学中的解释》

作者:蔡运龙(?)叶超(?)

世界经理人·科技 TECH.ICXO.COM ( 日期:2005-05-18 13:37)

http://tech.icxo.com/htmlnews/2005/05/18/597007.htm

互动百科

http://www.baike.com/wiki/%E3%80%8A%E5%9C%B0%E7%90%86%E5%AD%A6%E4%B8%AD%E7%9A%84%E8%A7%A3%E9%87%8A%E3%80%8B

西方地理学中有一个学术流派称为新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又称激进派地理学),人数虽不多,声音却很嘹亮;而且由于关注下层人民的利益,颇得公众青睐。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地位不言而喻,中国地理学家当不应例外。奇怪的是,以坚持马克思主义为己任的中国地理学家,对新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却不知其所以然,甚至不知其然。另一方面,好多地理学者对物理学那样的逻辑实证主义“科学方法”趋之若鹜,殊不知国外一些当年持逻辑实证主义立场的著名地理学家早已转向马克思主义。为此,笔者借这种转向的一位代表人物大卫·哈维的早期著作《地理学中的解释》中文版(高泳源、刘立华、蔡运龙译,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1996年)出版之时机,以本文介绍其人其书,以使国人对地理学实证主义方法论的“去脉”和新马克思主义地理学的“来龙”有所了解。

哈维其人

大卫·哈维(David Harvey),1935年生于英国,1957年获剑桥大学地理系文学学士,1961年以《论肯特郡1800—1900年农业和乡村的变迁》一文获该校哲学博士学位。随后即赴瑞典乌普萨拉大学访问进修一年,回国后任布里斯托尔大学地理系讲师。布里斯托尔大学地理系是当代地理学革新的一个中心,赫赫有名的地理学家哈格特在该系任教授,一批世界著名的地理学新派人物也聚集这里。哈维在该系讲授地理学方法论,也是革新地理学的主将之一。他曾于1965—1966年到美国宾州大学主讲此课,1969年后移居美国,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地理学与环境工程系教授至今,其间的1994—1995年曾回到英国在牛津大学任教。

笔者1992年顺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时欲与哈维谋面,惜逢假期他外出而未成。但从该校同行口中得知,哈维一直在讲授马克思的《资本论》,并不时举行公开讲座,针砭时弊;偶遇时局动荡,还在系大楼上打出红旗,宣扬马克思主义。我的印象是一个坚持信仰、以天下为己任的知识分子,有肃然起敬之情。有幸在1993年亚特兰大举行的美国地理学家联合会年会上见到此公,他留着满脸的大胡子,形象也颇似马克思。

哈维的论著多,影响大,这里介绍的专著《地理学中的解释》,以及他后期的专著《社会公正与城市》和《资本的局限》,论文“人口、资源与科学观念”、“论地理学的历史和现状:一个历史唯物主义宣言”(已由笔者译成中文,发表在《地理译报》1990年第3期)、“资本积聚地理学”等,都是当代地理学的经典之作。哈维论著思想之深刻、论题之尖锐、逻辑之严密、文笔之老到,笔者在拜读和翻译时深为叹服,简直觉得与这样真正的科学论文相比,好多平平的地理学论著应该扔进废纸堆。1981年英语国家出版了一本书,名为《大卫·哈维的地理学(David Harveys Geography)》,哈维的影响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哈维对地理学的贡献得到广泛的赞扬。1972年,英国皇家地理学会授予他“吉尔纪念奖(Gill MemorialAward)”,以表彰他“对理论地理学的诸多贡献”。1982年,哈维得到美国地理学家联合会荣誉奖,嘉奖他“在发展人文地理学分析方法和行为研究的哲学基础方面,以及在应用古典政治经济学原理对城市地理现象提供新的解释方面所作的杰出贡献”。哈维在1995年又获得“瓦特林·路德国际地理学奖”,此奖被认为是地理学的诺贝尔奖,评选也严格按照诺贝尔奖的程序进行。瓦特林·路德是十六世纪初法国圣迪耶市的一个牧师,他托管了随紧哥伦布之后发现美洲新大陆的亚美利哥·韦斯普奇的航海日记,遂出版《宇宙志概论》,正式将新大陆命名为“亚美利哥”,并首次绘制在地图和地球仪上,纠正了哥伦布认为美洲不过是亚洲东部的错误认识,成为美洲名称的由来。所以自1990年后,一年一度的国际地理节在圣迪耶举行,并颁发以瓦特林·路德的名字命名的地理学“诺贝尔奖”。

《地理学中的解释》何以成为“地理学圣经”

哈维写作《地理学中的解释》时,西方地理学正盛行“数量革命”,这个运动向古老的地理学传统提出了激烈的挑战。

地理学中的地学传统和人地关系传统历史悠久,十九世纪德国地理学家洪堡和李特尔分别是这两种传统的继往开来大师,开创了地理学群星灿烂的时代。后来德国地理学家赫特纳将这两种传统综合起来,形成地理学的区域研究传统。美国地理学家哈特向于本世纪30年代发表《地理学的性质》,从哲学高度总结了区域学派的理论和方法,形成一大主流,统治了40—50年代的西方地理学。正如哈维在《地理学中的解释》中指出:“地理学执着于目的的特殊(独特区域的描述)和解释形式的特殊(独特的方法),结合成一强大的正统派,使地理学者们难越雷池一步”。到了50年代后期,新一辈地理学者再也不满足区域学派与现代科学的格格不入之状,于是出现了“数量革命”和“空间科学”运动。最早是在美国华盛顿大学,加里森领导的一个班人马首开数量研究之风,认为地理学的研究主体是地球表面的空间组织,强调发展理论并应用统计学和数学。60年代,数量研究的潮流遍及整个西方地理学界,英国大有后来居上之势,哈格特、哈维以及剑桥大学的乔利成为这一新潮运动的开路先锋,遂使新地理学达到全盛。

数量运动冲破了地理学理论和方法上多年沉闷、停滞的局面,是地理学发展史上的一次飞跃。然而,其中也出现了偏离地理学主旨、纯粹玩弄技巧、误用甚至滥用数学方法等错误倾向,传统派抓住这些把柄,新老两代发生冲突,以至一时阵脚混乱。对此,哈维意识到必须从哲学和方法论高度总结数量运动,以明确地理学的发展方向。

正如哈特向的《地理学的性质》总结了地理学区域派的哲学和方法论一样,哈维的《地理学中的解释》总结了作为空间组织研究的新地理学哲学和方法论。贯穿全书的基本思想是构筑地理学理论,哈维指出:“寻求解释就是寻求理论,理论的发展是一切解释的核心”。如何构筑理论?哈维认为;第一要有科学方法;第二要建立地理学的法则和抽象命题,只有在恰当抽象的基础上,数量化、模型化才有地理意义,才不会背离地理学的主旨;第三,要打破地理学方法论的孤立主义,把当代科学哲学思想系统地引进地理学的方法论思考中,这是哈维的高明之处;第四,要借助模型建构途径进行理论建设。

《地理学中的解释》按照上述思路展开论述,这里不可能全面介绍该书的内容,因为任何转述都难免断章取义、以偏概全,还是恭请读者去读原书。笔者曾有一篇论文(“地理学的实证主义方法论”,载《地理研究》1990年第3期)力求深入评论此书,有兴趣的读者也不妨一阅。

《地理中学的解释》出版后,立即好评如潮,被称为“新(理论)地理学的圣经”,是“对地理学实证主义方法论第一次作出的充分说明和论证”,“是自哈特向的经典著作《地理学的性质》发表以来,关于这个主题最权威、最富教益的论述”,“是地理学中若干年来最重要的著作……不愧为这一领域向理性化发展的里程碑……不仅对地理学者,而且对任何‘软’社会科学和历史学中关心理论建设的学者,都是一本必读书”。

从“解释”到“改造”

《地理学中的解释》是一座丰碑,但正当人们赞扬纷纷,要与哈维讨论此书时,他却说“从来没有读过”,这固然是玩笑话,其实反映了哈维本人对该书已不在意。这真是“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哈维的关注兴趣转向了实际社会问题,思想立场转向了马克思主义。前已述及,《地理学中的解释》关注方法论,哈维在书中宣称他的科学方法观依赖于分析哲学家和逻辑实证主义哲学家。逻辑实证主义方法论源自物理学,其目的是:建立普遍性法则来概括各学科所关注的经验事件和客体行为,从而使对孤立事物的知识联系起来,并对未知事物作出预测。这就是五、六十年代不满传统经验方法的地理学家们所神往的“科学方法”,它无疑加强了地理学的科学化。可是以地理学研究对象(人类社会与地理环境的关系)之复杂,适用于物理学的方法未必能胜任。过于看重形式的“科学化”,往往会脱离实际。所以负责的学者在关注人类社会、研究实际问题时,常常放弃逻辑实证主义而寻求其它哲学武器,新马克思主义地理学者就诉诸历史唯物主义。马克思青年时期也神往数学方法,认为一门学科的最高境界是能用数学方式表达。但成熟时期的马克思放弃了单纯的数学迷恋,用恩格斯的话说:“自然界不是数学”,那么人类社会更不是数学,后来马克思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其境界已远非数学能企及。马克思有一句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哈维和马克思一样,走的正是从“解释世界”到“改造世界”的道路,这应是真正有责任感而不齿于以科学的名誉胡弄人、混饭吃的学者的努力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