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征宇的BLOG

一个硬币总有不同的两面。

 
 
 

日志

 
 

[学习]汉字黑体的来源  

2015-01-09 15:26:20|  分类: 人文和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kzPNhtj8l2mPiEtSMJ65s19oj_0bWnM954BGCFkJTsq-KLxDijeGFOqKguNx0_LXjnfAF2TqgsjVVN5Z7R8po_

黑体字是现代汉字体系中最重要的字体之一。尤其是随着20 世纪末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黑体字的价值得到了进一步体现,它简洁的笔画特征与屏显介质特性相符,从而成为了当今各种屏幕媒介中最有发展前景的字体。但是,关于这款字的专案研究,迄今为止尚付阙如,关于它的源起(产生的时间、地点、样式)更是没有准确答案。对这些问题的忽视使得黑体字设计及其应用变成缺少历史参照的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严重制约着黑体字的发展。本研究旨在针对中国黑体字起源这个重要问题进行系统、详尽的历史梳理,为当代情境下黑体字的设计与应用提供基础理论参考。

这段文献佐证了一个史实即:中国曾经进口过日本的哥特体铅字,并以此自创了黑体字。日本哥特字体以两种最为著名:一为筑地式,即筑地活版所所制;一为秀英式,即秀英舍所制。哥特体最早出现的时间是明治十七年(1885 年),比商务印书馆黑体字出现的时间(1910 年)早了20 多年。1908 年,神田印刷所在东京印刷的《中国经济全书》在我国内发行,中间就有使用到哥特字。(图12 1908 年神田印刷所(东京)印刷的《中国经济全书》中使用的不同字号的黑体字。


图12. 1908 年神田印刷所《中国经济全书》

)由此可见,在商务创制黑体字之前,日本的哥特字就已经在中国出现了。那么,商务最早的这款印刷黑体字是否有受到日本哥特体的影响呢?这个问题可以先从商务印书馆与日本之间的紧密联系来分析。商务印书馆创办后不久所收购的修文书馆正是东京筑地活版制造所在上海的分支机构,其主要职能是承接中国的印刷业务,同时销售筑地活版制造所的活字及其他的材料。[10] 据文献记载,修文印书馆一度成为上海最大的印刷所,能印中、西、日文书籍,凡大小印机,铜模,铅字切刀,材料,莫不完备。[11] 故商务印书馆收

购修文印书馆实际上是接受其完善的印刷机械设备和技术。商务印书馆与日本的第二次接触是在1903 年,日本著名印刷公司金港堂的原亮三郎想在中国拓展事业,委托在上海三井商行的山本条太郎在上海考察投资。后经人介绍,最终由金港堂出资10 万与商务印书馆合股。[12] 合股后,商务印书馆的技术也获得了提升,据当时商务员工高翰卿先生回忆:自与日人合股后,于印刷技术方面,确得到不少的帮助,关于照相落石,图版雕刻——铜版雕刻,黄杨木雕刻等——五色彩印,日本都有技师派来传授。[13]在合资的这段时间中,商务印书馆除了多次从日本聘请印刷专家到中国传授技艺外,也派人到日本学习印刷技术。[14] 商务印书馆的领导者夏瑞芳、鲍咸恩、鲍咸昌、张元济等人对印刷工艺技术更是倍加关注,甚至多次亲赴日考察及购买设备。[15]

综合来看,商务印书馆与日本印刷界的交流,无论是从技术还是从设备上来看都是频繁的,尤其与哥特体的重要厂家东京筑地活版制造所之间的关联更是直接。虽然从修文印书馆接收的铜模中是否有哥特体已无从得知,但是,如此频繁而紧密的交往关系使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商务印书馆的印刷黑体字受到过日本哥特体的影响。那么,商务印书馆的印刷黑体字受日本哥特体的影响究竟有多大?笔者从商务出版的书刊中提取了部分印刷黑体活字字样,并将其与筑地明治三十六年(1903年)的哥特体字样进行比对(图13 . 1909 年—1919 年黑体活字字样(上排)与筑地明治三十六年(1903 年)哥特体字样比较。),


图13. 商务1909 年—1919 年黑体活字字样

发现两款字之间存在较为明显的差异。这种差异首先体现在单字外形上,比如“第”字,商务版在外形上较方正,筑地版则偏长。差异性也反映在字体的笔形特征上,如:商务的“公”字笔形相对平稳,粗细变化也较小,而筑地的“公”字笔形起伏较大,呈现出宋体字的一些痕迹。此外,两款字在重心上也有所不同,比较两款字中的“上”与“大”,不难发现商务字的横画比筑地字的横画要低很多。商务印刷黑体字与1903 年日本秀英舍的哥特体字样之间同样也存在着不同之处,如:商务版的字样重心偏低,而秀英舍的重心则偏高;另外,商务印刷黑体中“撇画”与“捺画”的结束部分处理得非常规整,如“公”、“版”等字,而秀英舍的字样中类似笔画的 “燕尾”痕迹则较为明显。(图14 . 1903 年秀英舍推出了粗哥特体活字样本。( 自Vignette,2003 年11 期))


图14. 1903 年秀英舍推出了粗哥特体活

上述差异都说明商务印书馆的黑体字与哥特体之间虽有关联但这种关联并不直接。因此,日本哥特体对商务印书馆黑体字的影响是有限的,准确地说,这种影响是启发和参考,而非直接摹写。

正如历史文献所呈现的,学者们往往把中国黑体字的创制归于外来文化因素的影响。笔者不禁萌发思考:在这文字艺术历史悠久、根基深厚的国度中,中国黑体字的源起难道没有任何内因的介入吗?一套字体的创制需要的不仅是笔形特征上的设计,同时还要考虑笔画之间的组合结构问题,这两点中又以后者最为艰难。按照字体设计的一般规律,通常都会选择一些特征上较为接近的字形作为参考。我们可以通过字样分析来确证这一点。下图是一组取自商务印书馆《东方杂志》的印刷黑体字样(图15. 1933 ~ 1936 年商务印书馆发行的《东方杂志》中黑体活字字样。)


图15. 1933 - 1936 商务印书馆《东方杂志》

,可以发现其中“每”、“月”、“师”等带有勾画的字中均具有特征十分明显的“角状”勾画。这一笔形既不同于汉碑字形,也不同于现代印刷黑体,倒是与宋体字的勾笔特征十分接近,可以看成是黑体字在自身风格的基础上对宋体勾画的借鉴和调整。宋体字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在笔画特征以及框架结构上都达到了较为完美的程度。在所有字形中,宋体字的框架结构也与印刷黑体最为接近,所以,以它作为印刷黑体字的参照无疑是符合逻辑的。早期印刷黑体活字所具有的较为成熟的笔画结构也侧面印证了这一观点。正如启功先生所言:“一种字体不会是一个朝代突然能创造的,……它们必然有前代的基础,至多是有所加工整理罢了。”[16]

一个新事物的产生总是受到内在与外在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中国美术黑体字的形成同样如此。上文提及的我国最早的美术黑体字“燧昌”字样即是最典型的例证。“燧昌”二字保留了传统装饰字体的一些痕迹,其源自传统篆书的笔形结构与民间瓷器、木器上常用的双“喜”字样以及“寿”字样如出一辙。(图16 清朝嘉庆年间的青花瓷罐与民国期间小桌子的挡板。)


图16.清嘉庆年间的青花瓷罐

但是, 这种传统的篆书笔意在黑体美术字后来的发展中逐渐减少,呈现出一种简化的趋势。(图17 1910 年《新闻报》刊登的“美而特盖寿胶”广告黑体美术字字样。)


图17. 1910 年《新闻报》

在设计手法上,“燧昌”二字更多地体现出了外来文化的影响,其简单统一的笔画中使用了斜向的短线进行装饰,这种装饰元素在以往的装饰字体中是没有的,是一种有着西方文化特征的机械的理性的表现手法。

事实上,清末民国期间大量出现的美术黑体与传统装饰文字之间的区别是明显的。美术黑体几何的笔型、机械的直线、透视的空间和模拟光照而形成的立体投影,这些细节处处流露出强烈的现代趣味与西方文明的痕迹;而传统装饰文字则多以书法为审美参照,多表现自然物象。从装饰元素来看,美术黑体多用三角形、方形、圆形等抽象形,或维多利亚风格和新艺术风格的相对抽象的植物元素;而装饰文字中使用的各种自然形则少有抽象化的处理。(图18 我国民间的装饰性字体(自《意匠文字—龙卷》))


图18. 我国民间的装饰性字体

从应用媒介来看,装饰文字主要出现在建筑、家具、门窗、对联及生活用品之中,与主要使用于平面印刷媒介上的美术字也存在实现方法上的差异。对比现代的美术字与传统的装饰文字就像对比中国画与西洋画,一个朴素,一个科学;一个感性,一个理性;一个源出农业社会,一个酝酿于工业文明之中。

权衡两种影响因素,笔者认为美术黑体字的形式风格更多源自外来文化,是受到西方以及日本的美术字体影响而发展起来的。首先,汉字美术字的源起可以追溯到西方字体迅猛发展的19 世纪。工业革命后,资本主义经济在欧美大陆的蓬勃发展引发商业领域的激烈竞争,海报设计中越来越多地使用醒目的大号字以凸显文字内容。传统的木刻技术与19 世纪中叶开始在欧美大陆普及的石版印刷技术因而被广泛地应用于美术字体设计领域以替代笨重且制作技术复杂的金属活字,从而大大拓展了设计者的自由空间,涌现出丰富多样的设计风格。这些新的字体风格被广泛使用于商业领域,并于19 世纪末20 世纪初通过商业贸易等渠道直接或间接经由日本传到我国。除了商业渠道,民国期间的文化交流也为西方字体在中国的影响奠定了基础,据不完全统计,仅1918 年至1923 年的五年间,就有30 多个国家的170 多位作家的文学作品被先后翻译、介绍到中国。西方文艺的译介不仅给闭塞的中国文坛吹进了新鲜的现代气息,也将这些国家的设计引入进来。关于西方设计艺术对当时中国的影响,钱君陶先生回忆:“我在30 年代也曾经积极吸收西方美术的风格,用立体主义手法画成《夜曲》的书面,用未来派手法画成《济南惨案》的书面。设计过用报纸剪贴了随后加上各种形象,富于‘达达艺术’意味的书面,如《欧洲大战与文学》。”[17]

日本美术字是影响中国黑体美术字形成的另外一个重要外因。日本的美术字也称为“装饰文字”、“描绘文字”、“图形文字”、“意匠文字”,主要是指出现富于装饰趣味的手绘字体。为求概念的一致在行文中统一使用“美术字”的名字。得益于明治维新之后出版业的飞速发展,日本美术字萌芽于19 世纪末到20 世纪的前20 年,是日本传统文字艺术与西方文字表现形式及彼时勃兴的各类现代艺术风格交汇影响下的产物。[18] 从20 世纪20 年代开始,日本美术字进入到发展的黄金时期,这个时期的字体无论是形态还是结构都呈现较成熟的面貌,形式丰富,自成体系。(图191928 年《东京朝日新闻》银座广告。)


图19. 1928 年《东京朝日新闻》银座广告

日本美术字对中国的影响主要是通过广告来实现的。在中国早期的报刊中,使用黑体字最多的广告基本上以日本商品为主,常见的商品有“花颜水化妆品”、“今治水”、“仁丹”等等。这些新颖的字形很快就引起中国商家的关注,并被仿效。(图20日本“仁丹”广告(局部)。( 自1913 年《东方杂志》第九卷第八期)图21 中国“ 人丹” 广告(局部)。品牌字体设计明显受到“仁丹”的影响。)


图20. 日本“仁丹”广告(局部)


图21. 中国“ 人丹” 广告(局部)

另外,大量的译介也成为日本美术字传入中国的渠道,在1896 年至1911 年期间,中国翻译的日文书就达到958 种之多。民国时期的封面设计师叶灵凤先生提到“我们新文艺出版物的装帧风格,从我自己所经历的那个年代开始,就受到日本装帧风格的影响,一直到现在还不曾摆脱。”[19] 钱君陶先生也曾说:“我最初学习图案,试做封面时,所有的参考书都是日本的,因而就受了日本的影响。”除此之外,清末开始的留学潮也是日本文化在中国传播的重要渠道。甲午海战中国战败,日本成为中国留学生首选的留学国家,至1905 年,到日本留学的人数已达8000 人。[20] 以陈之佛、倪贻德、关良为代表的留日学人在学成归国之后成为活跃于文化艺术各个领域的先锋人物。因此,确切地说,正是19 世纪末20 世纪初中西、中日文化频繁交流与沟通的大背景促成了中国美术黑体字的形成。

本文首先通过实证确认了中国最早的印刷黑体字是商务印书馆1910 年发行的《东方杂志》第七卷第十二期中的黑体中文数字;而最早的美术黑体字则是出现在1885 年《申报》报纸广告中的 “燧昌”字样。时间的确定使我们得以从历史的角度解析黑体字的丰富社会文化特质。回溯历史,黑体字产生于中日甲午海战刚刚结束的大时代背景之下,当时整个中华民族深刻自省,虚心向日本及西方列强学习,以图自强,中外之间的技术与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在这个特定历史维度中,黑体字无疑可以看作是近代中国由封闭走向开放自新的一个缩影。

具体来说,印刷黑体字的产生首先得益于19 世纪传入的西方近现代活字技术,新技术在西方传教士以及中国人自己的不断改良中逐渐融入汉字体系,在取代传统雕版印刷技术成为主流印刷技术的同时也将机器美学的特征带入到字体当中,为汉字的字体设计创新作了充分的准备。其次,从形式上来看,印刷黑体字的产生主要受西文无衬线体与日本哥特体的影响,其中尤以日本哥特体的影响最为重要。除了异质文化的影响,黑体字的产生也受到传统字体美学的制约,具体而言是受到宋体字的影响。这些隐藏在黑体笔画之间的微小特质却精妙地传递出传统美感,让我们感受到传统字体美学的巨大力量。此外,个人因素的积极作用也不可忽视,正是因为设计者的智慧与技巧才使得印刷黑体字从一开始就具备了区别于日本字的“中国”特性。

而就美术黑体字而言,虽然同属黑体字族,但不同的技术背景及使用目的使其具有不同于印刷黑体字的形式特征与文化。虽然在形态上仍保留了一些传统字体的痕迹(如:篆书和古代碑刻隶书),但是美术黑体字的真正发展与繁荣则更多是借助了外来尤其是日本美术字文化的力量,从20 世纪20 年代开始,各种外来的艺术形式与潮流通过不同渠道传入中国,最终成为中国美术黑体字蓬勃发展的巨大动力。


**************

浅谈日本字体设计

作者:上海大学陈嵘

http://zhan.renren.com/castiel?tagId=16329&page=2&checked=true


说到汉字的字体设计,我们还是需要简单的先介绍一下日本的在近代的印刷排印发展。日本幕府末期,随着著名的“黑船袭来”事件,西方各种先进文化和技术如潮水一般涌入。明治5年(1872年)2月,在长崎出版发行的《新街私塾余谈》上刊载的“崎阳新塾活字制造所”活字样张,是日本最早出现的西方现代活字技术的印刷品。这里出现的“崎阳新塾活字制造所”,其创始者就是日本现代金属活字的鼻祖本木昌造。不过,这些新活字技术并非他的原创发明,真正给日本带来西方现代活字技术的是美国长老会的传教士姜别利。姜别利(William Gamble)作为传教士,原本是主持上海教会的印刷所“美华书馆”的。1869年他从上海回美国途径日本长崎时结识了本木昌造(一说是受邀而往),向其传授了美华书馆成熟的汉字活字技术。前述《新街私塾余谈》上刊载的“崎阳新塾活字制造所”的活字样张等,都应该是直接使用了美华活字里评价最高的5号活字。

本木昌造创设的活字制造所在其弟子平野富二的努力下不断发展,最终成为了日本印刷及字体史上赫赫有名的东京筑地活字铸造所。筑地的活字可以说是日本印刷活字的根基,而这些却都是沿用或基于美华活字,所以字体也毫无疑问继承了当时美华的字体——宋体,日本称其为“明朝体”。中国的宋体字历经数百年的洗礼,构字结构清晰,造型明确而又不实古典韵味,适合长文阅读,可以说是印刷字体之本。同样,日本的明朝体从开始就确立了其基础字体的地位。1875年,神崎正宜创立的弘道轩发表的全新的楷书活字——弘道轩清朝体, 在1881年被《东京日日新闻》报纸选为正文字体,但终究没能撼动明朝体的地位,只存续了10年左右,便销声匿迹了。

本木昌造在接受姜别利的这批活字后,以此为基础进行过号数大小的改良,而使日本活字号数自成一体。在字体造型方面,日本的各个活字铸造所也都持续不断地进行着各种改良和创新。其中江川活版制造所、青山进行堂等发布的各种行书、草书、隶书、甚至篆书字体都很好地丰富了日本活字地样式。其中,大受欢迎而延续至今的黑体字可谓是里程碑式的创新了。黑体字,原本并不是汉字的传统字形,我们能看到的两国之间最早的黑体字,是出现在1891年日本《印刷杂志》上的“大日本东京筑地活版制造所新制明朝六号活字”几个字。但很有趣的是,1895-1900年的筑地活版样张里都没有黑体字的出现,直至1903年,才在日本劝业博览会银奖纪念样张册中正式亮相。这种笔画粗细均一、没有抑扬顿挫的字体应该是受了欧美无衬线字体(Sanserif)的影响,在日本实称哥特(Gothic)字体。数年之后,中国上海的商务印书馆首次引入了黑体字。其实在20世纪初期,类似的印刷字体方面的交流在中、日两国间还是很多的,比如森川龙文堂从上海汉文正楷印书局引入了正楷字体,三省堂的仿宋也是基于中华书局赫赫有名的丁氏兄弟设计的聚珍仿宋。

日本的汉字字体设计水平是有目共睹的,究其原因,除却那些客观历史问题以外,最重要的一点即在于日本设计师对于文字怀有深挚的崇敬之心。老一辈的平面设计大师,杉浦康平、田中一光、胜井三雄、粟津洁,无不在作品中流露出对汉字的尊重与渴求。其次,对于字体设计,日本设计师要求更多的是整体的均衡。一直以来,日本的字体设计都是很好地以“设计”为核心发展,换句话说,日本的字体设计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中国被奉为“圭臬”的传统书法审美的束缚。除此之外,字体设计也是一门综合学问,相关技术的发展更是为日本字体设计的兴盛提供了最强有力的支持。

中国不乏热情有加的字体设计师,但相应的,我们大都是用国外的硬件、软件,中国自己研究开发的相关各项技术却鲜有听闻。这方面我们的确可以借鉴日本的经验。前面提到为了克服汉字字数众多的问题,日本曾开发出了划时代的“写植机”。而在当今,日本依旧不断技术革新。2000年前后,Adobe公司借由汉字笔画拼接和控制技术,推出了小冢明朝和小冢黑体系列,开创了数项汉字设计之先。这项技术能够使每个汉字在相同的骨架上,由设计师设定笔画的细节参数,然后自动生成不同粗细的汉字。这些新的尝试在西方字体设计领域其实早有先例,但能把西方的成功经验如此灵活运用到汉字上,不得不说是非常成功的。

日本Adobe这项创举,在欧美的新技术与亚洲汉字圈之间打开了一条通路,同时,也将字体设计从神坛上拉到了普通设计师的面前。切实减少了汉字字体设计的工作量,制作一款字体动辄十年的世代成为了过去。借由这项技术,曾经小冢设计团队成员之一的铃木功,在离开Adobe后,仅耗时2年就独立完成了一款优秀的字体——AXIS字体。该字体设计专为日本著名设计杂志《AXIS》而设计,其较小的字面带来了相对宽松的字间距,同时拥有7款不同粗细的字体家族也为杂志的设计带来了全新的可能。另外,由于《AXIS》是双语杂志,所以从设计初期阶段就考虑到了日英混排的问题,铃木功请到了西方字体设计专家小林章负责英文字体部分。即便是现在,AXIS字体还在不断壮大,日英两部分的字体都已发展出了两种新的窄体字,这样的进化方法在汉字字体设计里也是前所未有的。

以上这2个案例,可以说是日本字体设计受西方现代设计思潮影响代表作。与此同时,我们也能在日本字体设计领域看到如欣喜堂这样的字体公司,不断从中国古典书籍中汲取精华,或以中国的宋、明版刻为基础,或以清朝武英殿聚珍活字为基础,或以美华、墨海书馆字体为基础,设计制作出大量优秀字体,在展现参考原本之精粹的同时,又具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另外也有一些独立设计师,凭借着对字体设计的热爱,创造出了风格各异的大量字体,不断丰富着日本的字体设计文化。同样有着汉字字数众多的制约,但日本现今电脑字库的数量已逾上千款,远远超出中国。这一点,至少证明了汉字字数众多的问题绝不会是有碍中国字体设计发展的壁垒。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相信随着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只要中国的字体设计持续不断地努力,就一定可以赶超日本字体设计的水平!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